26年间,我家那4条狗——2

时间 2008年

雪灾

地震

奥运

周围的哥哥姐姐们嘴里哼唱着《稻香》的旋律,听得当时的我云里雾里。

忽有一天,我发现我的小脑袋上开始长出了一颗颗泡泡,用手挤破还会流出清水。当我赶紧 把这事情告诉父亲后,得知我可以向学校请病假了——我得了水痘。

请假三天 ,父亲看我在家闷得慌,提出带我去早市逛逛,我欣喜答应,三步并两步蹦着坐上了自行车横杠。

父亲推着自行车,慢悠悠地带着我在当地菜市场旁的一条小巷里走,两边地上蹲坐着早市摆摊的摊主。讲究些的摊主自带了小马扎,地方铺开一张防水布,上面或是摆着自家种的蔬菜 ,或是些锅碗瓢盆等物件;将就些的呢,干脆席地而坐,带来的东西也都直白地放在面前地上,供人挑选。

很快,我的目光聚在一个摊位前,在 12岁的孩子眼里,还有什么比小动物更能吸引眼球的呢?一个年纪比父亲稍大的伯伯,摊位前蹲坐着一只黑白花色的小狗,很乖,没系绳子也没乱跑,应该是刚断奶。父亲注意到我的眼神,将我从自行车上抱下,停靠车后领着我走到摊位前,开始询价。

“这狗怎么卖?”

“给钱就领走,家里生了一窝,今天就剩这只没卖出去了。”

“你这狗怎么三脚白啊?”(随着父亲的疑问我才发现这奶牛花色的小狗三只脚是白色的,好像戴了三只白手套,在我们当地,养三只脚白色的狗不吉利)

“所以给钱就领走咯”

父亲转头看我,见我还是盯着小狗,知道我是真的喜欢。于是上手揪住小狗的后颈皮拎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会后,最终以10块钱的价格成交了。

列位,关于如何挑选一只合适家养的小狗,确实是有着不少的窍门的,我父亲在这方面还算是有些经验教给了我:

1. 看精神,昂首挺胸精神状态饱满的小狗为最佳,如果是耷拉着脑袋无精打采的,不是病狗就是懒狗,都不适合带回家养。

2. 看眼睛,眼睛清澈水灵的狗通人性,反之眼睛浑浊,睡眼惺忪的狗,咬人的可能性较大。

3. 用手掌慢慢靠近狗脑袋,反应激烈的狗不要,能让你摸头,甚至摸头时候它还摇尾的属于上好的好狗。

4. 用手揪住后颈皮拎起,观察尾巴,如果尾巴夹在两腿之间的,胆小;翘尾的,胆大。

于是乎,在我12岁那年,我家迎来了第二条狗——身价10块钱奶牛花色的一条雌犬。

因它身上的花色,父亲给它取名“小花”(一个和来福相比土得不相上下的名字)

小花初到我家时,并不怕生。父亲弄了个大纸箱给它做窝,还找来一块泡沫箱盖子,上面倒了些稀饭,这就是它的饭盒了。

小花的出现,也引起了周围邻里的一些议论,议论的焦点无非就是它“三脚白”。他们认为这狗不好,不吉利——三脚白,戴孝进家宅。大概意思就是说此狗的外貌酷似古时候穿着的孝服,这在我们当地是及其避讳的。父亲生性随和,也不想和他们过多争论,面对众人的非议一言不发。多年后我才得知此狗还有个别名——踏雪寻梅。

小花是典型的护宅犬,不栓狗绳也不会离开家门半步。当时还没有“宅男宅女”一说,如果有的话,小花就是犬中宅女,而且是宅中宅的那种。这也难怪当初买它的时候,蹲坐在摊位前不系绳也不乱跑了,因为它的性格如此,自然做不到像来福一样接送我上下学了,也就是在我放学回家,走到家门口时会上前迎接。

农村的狗大多是散养的,自然生息繁衍,小花到我家的第三年,肚子开始鼓起来了,小花要生小狗了。当时是冬天,父亲把那个大纸箱(小花的窝)搬到了屋内走廊,还往里添了许多旧衣物和 破棉絮。小花也从家门口乔迁到了屋内,为第一次生产做好了准备。

我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 一次见狗的生产,就是小花。

冬日上午,小花的产房(还是那个堆满旧衣物的大纸箱)周围,围了一圈子的人,除了我和我父亲外,还有一些看热闹新奇的邻居。小花也不怕陌生人,抬着脑袋看着我们,大概过了几分钟,肚子紧地一收,一只小狗呱呱坠地,间隔大概十几秒,又一只,又一只。这是个三胞胎。刚出生的小狗呜呜呜地叫着,身上的狗毛湿润,还带着胎衣,小花张嘴舔舐着每一个孩子,把胎衣吃了下去。小狗们闭着眼挤在小花周围,狗掌粉嫩,上的指甲根根分明,不一会就扒拉着钻到妈妈腹下去了。

刚生产完的雌犬是很凶猛的,因为护崽。但我第二天就去狗窝抱小狗玩了,小花也不吼叫也不生气,倒是平静地望着我手上的狗崽。刚出生第二天的狗崽眼睛倒还没睁开,在掌心也只会呜呜乱叫,实在没有啥互动,我把玩了一会后将其乖乖送回它母亲身边去了。

接下来的日子有意思了,小狗逐渐长大,长成了小花当初的大小,刚断奶的小狗最是活泼可爱。比起宅在窝里木讷的小花,我更喜欢和这三只小狗互动玩耍,互相追逐,它们当时带给我的欢乐,是现在多少把电子游戏也不及的。

很快,分别来了。算上小花,家里现在有4条狗,必须要送出去两只,小花已经认家了,就算送出去也会跑回来的,只能从三只小狗里挑选两只送出去,父亲让我做选择,我无奈,只得挑了一只最活泼亲人的小黄狗留了下来,其余两只小狗刚断奶就被父亲送给了朋友抚养。

这只留下来的小黄狗日后成了我感情最深的宠物。也是我家第三条狗,这是后话,在下一篇我会细说关于它的事。

说回到小花,小狗被送出去了,小花并没有表现得很伤心,它还是如往常一般喜欢宅在家里。

作为一个十足的“宅女”,小花安分守己,如果那天它能一如既往地宅就好了,可惜那天还是来了

那天,邻居家年长我几岁的哥哥正在我家门前几十米,一块杂草丛生的空地上,拿着削尖的竹竿劈杂草玩。我也感兴趣,可我手上没有这般神兵利器,只能站在一旁欣赏大哥哥的操作,横砍竖劈,杂草东倒西歪。我看得入了迷 ,大哥哥也玩得尽兴,稍不注意,竹竿挥舞幅度有点大,打到了我脸上。我顿时举得一阵火辣辣的疼痛从面部传来,不一会开始大哭,小花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哭声立马从它的“大纸箱豪宅”里窜出,冲到了门口。大哥哥见突然有狗窜出可能慌了神,顾不上安慰我马上掉头就跑,不跑不要紧,这一跑立马激起了小花的追逐,结果大哥哥的屁股被小花咬了一口,没见血,破了裤子破了皮。

当天晚上大哥哥的家人前来兴师问罪 ,父亲理亏在前只得低声下气询问问题如何解决。

得到的答复是赔款4000元整。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我小学的学费一学期是350元,我们全家一个月的收入约800元左右。

4000元对于当时的我家不是个小数目,父亲拿不出来。

“我早就说了三脚白的狗不吉利”

“这狗就是条疯狗”

“这狗今天咬我家孩子,明天上街咬别人去了 ”

随着邻居一声声的抱怨,父亲为了给其一个交代,打开抽屉拿了一沓绿色的大团结递到他手上“就这么多了,还要留点钱生活,都是邻居,帮帮忙。至于这狗,我会处理好的。”

我知道,小花死定了。宅了这么多年,内向这么多年的小花。真傻,为了帮我出头搭上了自己的狗命。现如今我回想起来,心中满是愧疚。

父亲不忍下手,次日安排了个朋友拿着锁链拽走了小花,小花永远离开了它的大纸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当天中午父亲朋友拎着10斤猪肉上门送给了父亲,父亲把猪肉切了七八斤上门送给了邻居,剩下的中午炖了。

这是我吃过的最没有味道的猪肉,有的只是流到嘴角的一丝丝咸。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