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问,嘛叫《动物保护法》?

文章之前先叠甲,我是那种不养狗但是也从来没有伤害过狗的普通人,主观上也喜欢毛茸茸的小动物和帅的一批的爬宠(但极其厌恶虫子)。主观上极其厌恶以造谣和毁灭三观为借口诋毁别人的“爱宠人士”

近些日子,部分“爱宠人士”又打算用路数来强行洗地罗威纳咬人事件,为此不惜为受伤小女孩造谣了十数谣言详细可自行b站搜索辟谣,又利用网图胡言乱语编造保安城管等人员打杀虐待流浪狗不计其数

但,你们闹归闹,造谣交给公安机关处理,我管不着是啊,我就想问问某些人从年头一直在吹到年尾(中间出了个什么杰克辣椒还是什么东西的虐宠事件又自嗨了一波)的什么《动物保护法》立法到底在搞什么东西以下是我纯主观的几个问题,跟所谓的“爱宠人士”一样,完全没有任何专业性,仅仅凭着我作为一个中国人,向“爱宠人士”和立法拟草案人发出质问,听就听,不听拉倒。

好,不多哔哔,开始提问。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叫“动物保护法”?

绝大多数正常人都应该知道,在我国已经有了《野生动物保护法》,简单点就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人类可以对珍惜、濒危野生动物进行一些放权,而它的终极理想就是:“第一条 为了保护野生动物,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制定本法。”

烦请问,你们是想让大多数根本就无涉宠物幸福的普通人为他们根本就懒得去接触的事情埋单,还是这些一点都不珍惜的普通生物值得人类花巨大的代价以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去奉养他们,还是说根本就没看到流浪动物对其他生物以及人类的(生命)威胁就妄下结论说他们对别人无害(每年因为流浪猫死去的鸟儿有多少可以自己去查一下,每年4000w人被咬可不能都是人类故意招惹的。)

还有一件事情,野生动物保护法的一个立法依据就是人类本身就是有着毁坏野生动物栖息环境和肆意捕杀等不合理行为等几乎可任意称之为“原罪”导致这些野生动物变得珍惜所以我们必须为它们的消亡负责。但宠物可不是这样的,因为人类的需求,宠物不仅仅是温饱不愁,而且繁衍的数量也逐年增加。数量没有变少,生存境遇没有变得糟糕,为什么要特别立法来保护?

这时候就有人说了“因为反对虐杀,所以需要保护”“流浪动物的命也是命”,那你们直接说明白是《流浪动物保护法》(以下简称《流浪法》)就完事了,说成是《反虐杀动物法》(以下简称《反虐法》)就完事了,何必叫什么《动物保护法》这么空泛的名字,这是立法,可不是跟你玩玩闹闹,必须得严谨、丰富、全面才配称得上法律,OK难道在最重要能够一眼丁真的名字上玩模糊化处理,你们觉得这很合理吗?

如果这时候我着自己纯主观的意思直接用《流浪法》和《反虐杀》的思路直接往下问就有点故意引导你们了,我偏不,我就要看看你们这个提倡的这个所谓的《动保法》到底还有哪些致命缺陷。

第二个问题:《动保法》的处罚手段到底是什么

民事行政还是刑事,须知在我们普遍人的认知,除了紧急避险外杀死、贩卖、食用稀有野生动物都是需要坐牢的,妥妥的刑事处罚,那《动保法》是否可以规定杀死、贩卖、食用普通不稀有的动物获得刑事处罚,那肯定不行,因为宠物作为非人又非珍惜的生物,们太贱了,流浪动物甚至会造成社会危害,那不也不可能上刑事处罚。如果觉得贱这个词太无情了,那我不得不提醒你,人类贩卖自己的器官再怎么说也比什么名贵犬种要贵很多,如果你们非要拿某些贵族手里一千万那种狗来和自己“卑贱”的器官来比价格,那属实就有点超越人类了。

那么,杀死宠物或者流浪动物够得上行政处罚吗?什么叫行政处罚:“行政处罚是指行政机关依法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以减损权益或者增加义务的方式予以惩戒的行为。行政处罚的实施主体是法律、法规授权的国家行政机关和其他非行政机关组织。实施主体要比刑罚的实施主体广泛得多。行政处罚虽然也有针对人身的,但是只有一种,即行政拘留,而且行政拘留的上限是15天,在严厉程度上是无法与刑罚相比的。”说的很清楚了,虐待特指的动物基本上只有行政拘留,且上限是15天,但这里有个问题,我说这条的前提是“杀死”,那光是虐待不杀死,到底应该怎么算这个天数?就比如说我差点给狗饿死了但他还没死所以我吃不满或者说根本不需要吃满这个天数,但普通的流浪动物饿死是常态,我们是不是应该尊重一下人家自然淘汰?或许还可以交一笔罚款,但罚款就有问题了——赔给谁?赔多少?有没有其他附加义务?如果你伤害的是别家的猫狗,你肯定需要赔偿受害人财产损失,那么交的这个所谓的罚款是给个人还是给国家——国家又用什么来定额?是不是还需要给宠物定个轻伤重伤死亡的标准?狗好定,其他的什么柯尔鸭蜥蜴蟒蛇龟龟之类的宠物又怎么定?宠物的稀有度是否也成为评判罚款的价格?对了,我寻思给宠物分了个三六九等不符合“生命是平等的”这条动保人士尊奉的标准了吧。那一视同仁也不行啊,打个比方,天黑下雨,不小心一脚踩死一箱小猫,要平等的按照每个动物/宠物的死亡来赔偿就有点过于抽象了吧,如果有人养的是蚂蚁呢?烫死一窝蚂蚁是不是要赔到死捏?你猜这种抽象的条例可不可以实施?

第三个问题:这种法律的执法是需要刚性的还是需要弹性的。

对于某些“爱宠人士”那那肯定是妥妥的刚性执法。那这就有一个问题了,所谓的刚性执法是需要更加严厉、慎重、准确的发条做支撑的,也就代表着,判罚的必然扩大化,就比如我上面提到的“如何判定虐待”,虐杀算遗弃算故意不喂饭算故意不治病算强制囚禁算绝育算?故意喂成猪贬损其预期寿命算?不忍其痛苦进行安乐死算?不按照其生物习性不带其出去遛弯算?不按照其生物习性让其相互蚕食(仓鼠之类)算?不按照其生物习性让其生活环境糟糕算?不打疫苗算不算?不办狗证算不算?喂食“不够营养不够高档的狗粮”算不算?

需要讨论的问题多如天上的繁星,而条例已经规定了要牵绳,许多城市要求办狗证,却依旧有那么成片成片的人完全视若无物,那这个刚性执法执行了个屁。借用b站某位up主的一句话:“如果养猫狗都需要用法律来进行约束,这样的人还配自称有爱心?”

第四个问题:违法行为如何取证

有人说:“取证又何其难,随手拍拍不就行了。”人家私自虐杀然后吃了,你个路过的或者说什么邻居听到了惨叫,这种似是而非的证据可以当做证据来用吗?人家宰了吃,有些狗生前就是喜欢大声哀嚎所以死前叫的特大声,有咩问题吗?人家如果养来就是为了这样做你有什么资格去约束人家嘛?或者说,狗叫的特别大声也许是因为其他情况,如果误报了,这算不算虚耗警力甚至是报假警呢?或者说你偷拍别人,这个证据他取证合法吗?

为什么要用狗来举例子呢?因为狗是叫声层次最丰富的动物至少在狗主人眼里是这样的,其他的什么蟒蛇蜥蜴鸟羊驼甚至是猫都是比较无法让普通人都辨认出感情的。换种说法,别人在自家虐杀其他类型的宠物,你如何取证?偷拍别人虐杀全过程?然后人家吃了,请问你这个偷拍是否也违法了呢?你又如何判断人家的取肉手法是否所谓的过于残忍,还是说杀每一种动物取肉都需要一种特定的手法——谁能做到啊,自家杀自家养的动物还需要像是商业一样的检疫合格证明?那也太过抽象了吧?

还有一件事,如果有人投放了慢性毒药,流浪动物吃了过了很久才死亡,这又如何算,拿摄像头当证据?殊不知流浪猫狗吃东西吃的很杂乱,是不是被毒死还要尸检看看死亡成因到底是什么?那这么浩大的工程量谁来承担?或者说网络上有很多卖过期但没变质的火腿肠,恰巧就是有那么一根变质了,是不是还要分什么非故意杀害流浪动物罪,这又怎么取证?如果摄像头证明了就其中一只狗死了但是其他狗没事,如何判定是不是故意?

第五个问题:社会影响有哪些

首先一个问题,所谓《动保法》是否是侵犯了人类的权利而强行加在大多数人头上的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

这个回答是肯定的,警察实际上也是人民,但很多的民警工作都是饱和甚至是超负荷的,想要执行动保法就需要更多的民警,而民警是需要培养成本的,它们的工资也是要发的,至于这种东西交给志愿者团体?拜托,你们要立的是法律,法律的执行人必须是国家机关,这点毋庸置疑OK?

还有一个社会现实,绝大多数养狗的是没有狗证的,养猫是没有猫证的,至于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宠物更是没有,办这些家伙是需要人力的,证是需要法律效力的吧?极大概率不能委托给民间办理,最起码也得是半民半公,否则以“爱宠人士”近些年来道德绑架全中国不养狗人口碑,必然不可能让大多数人相信这里面没有猫腻——所以这个工资又要谁发?

“爱宠人士”都希望我们学学西方是怎么对待流浪动物的,但我们需要先考虑一点,你们要立的法是什么?是《动物保护法》而不是什么单单《流浪动物保护法》吧?这里有一个前提中的前提——以德国为例,养狗必须要每年交钱,还有各种狗“保险”,对于狗和主人的各种行为也是有极多的规定,不牵绳等在中国不规范的行为那在德国可是要远比中国执行严格太多;再以美国为例,美国每年拿出20亿美元来救助流浪动物,这个钱是谁出的想必大家都清楚

再者说,人家措施的出发点就是用养狗人的钱去救助流浪动物,然后初见成效之后再征求国民意见,尝试利用国家财政去根除这类问题,而不是说什么只让国家拿钱,强行让全体国民一起承担这90%人口都不应该承担的责任,这就是典型的消耗国家公信力法律中大忌。也就是因为这群爱宠大先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社会责任是什么,所以才这么些年一直被人讨厌至今。

第六个问题:动物,或者说宠物,需要人类花费巨大的精力去处理在处理这些问题之前,是否优先考虑人的问题?是否有“人不如狗”的情况

别怪我提这种问题,因为我见过太多所谓杀狗就被人家诅咒说要一命抵一命,我们先不提每次出现这种事情大多数都造谣什么城管保安是故意的,就提频繁出现这所谓的一命抵一命,是否有种强行把狗权凌驾于人权之上了?

我们睁大自己的眼睛去看看,整个中国到底有多少人对猫狗有真正意义上的尽职尽责的陪伴,办狗证的人不占多数,先砍掉一大半,不是每家人每天都有时间陪猫玩陪狗遛弯,再切掉一块,所剩下的能有拿上牌面来的犬只猫只能有20%或者是30%嘛?这些小家伙的数量跟我们全国人口一比差不多是几十分之一。至于为什么不提其他动物,我寻思其他动物甚至是猫都不怎么有上大街或者是院子之外散步的需求,提出来干什么?

还有个非常重要且远远远远优先度要高于这些宠物的问题——我们前年到今年因为经济下行导致的各种问题,涉及的人口总数应该比这个还要高,而且解决难度不下于5年内让国内芯片赶上国外先进水平(我说的可是一切芯片)

如果我们先为了更少数非人的问题而强行忽视更多数人的问题,是不是有点太抽象了?我寻思排队都没这么排的啊我寻思先进北欧圣母国也是先解决了大多数人的社会福利问题再去搞动物保护的吧?

我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公务员的工资同样也是在减少这个事实吧?真以为别人就是纯因努力无望而摆烂是吗?是整个世界的经济都不好,不是什么年轻人努力无望,因为钱少所以更努力,结果上面也在卷,卷到最后不仅屁用没有而且还累个半死那还就不如摆烂等国家经济复苏了再努力

所谓的动保也是这个道理——停止造谣,停止激进,停止煽情,停止挑起矛盾,等过几年普通人对你们的印象好了一点再出来发,在此期间你们可以专门的去学习法律,做好提出议题的准备——最起码,你们也得做出一点思想转变的表象吧?

第七个问题:如何在饲养宠物中实行更加强硬的标准,以及现存的无证宠物应该如何安置?

这个问题主要就是想问,如果一些主人觉得自家猫狗仓鼠蜥蜴之类的东西比交的宠物税贵太多了可别笑,建议去农村看看小土狗小土猫多少钱,月薪3000人一天公司都能买得起那种。,直接丢弃了怎么办?大家都有数,丢弃的东西想要找到主人那可太难了,而且人家肯定是法律出来之前先丢了,这样没人追责也没法追责,毕竟现在遗弃普通无害动物是不违法的——至少我没见过有几个人是因为这个被罚的。

难道要等到一堆救助中心建起来才开始实行法律?那建房子钱哪来的靠捐款来的钱连一堆爱心狗舍都供不起,哪来的钱建房子?

饲养也是要严厉手段的,比如说必须牵绳,必须捡狗屎,必须关好门窗防止猫狗坠楼之类的破事,遗弃违法等等等等。

同样的,不应对合法的肉狗(肉猫有人吃吗,没有吧)养殖场进行诋毁辱骂送花圈等行为,也不应该非法拦车等行为尊重一些饲养人就是养来当储备粮的行为——这里需要明确,售卖是需要检疫合格证明的,自己吃则不需要。

说白了这一个问题就是问,“爱宠人士”们,能不能承担起这些只要法律实行,必定会比法律没实行钱要严厉严格十倍不止的社会责任来?钱、陪伴、不干涉他人正常养殖行为、不做违法行为可以做到吗?

第八个问题:其实也没什么其他问题了,我们就向之前说的《流浪法》和《反虐法》扩展一下。

《流浪法》相关问题

第1个问题:流浪动物伤人,应该由谁买单?

这问题不难,也不好回答吧?因为有些流浪动物伤人是因为自己手贱上去摸所以被反咬,而有些狗则是主动追着人咬,有些又是因为应激。但如果说要拿出证据证明这狗是主动咬人的,要如何证明?如何审核证据?举个例子,有人拍“证据”没有把挑衅狗的行为记录上反而是等狗追他咬他断章取义,这怎么算?

当然这就有人说了,狂犬疫苗这么贵,我们交的宠物税怎么够。所以就不管了?也不管这群猫狗是不是被别人投喂才经常在这个地盘出没?也不管爱宠人士之前的承诺是为了解决流浪动物问题?也不管别人捕捉流浪动物就是为了防止他们继续伤人?那真是够乐的。

当然,这是一个问题,我没有代替你们思考解决问题的义务。

第2个问题:领养是不是要花钱?

我建议不要免费领养,领养必须要花钱,因为如果完善了领养体系基本上是可以进一步保证被领养猫狗保证狂犬疫苗 健康的体,而这些本身就是要花钱的,这点需要平摊到养狗人身上而不应该让救助中心的人纯用爱发电——现在就是靠着捐款用爱发电,而很多领养人根本就不捐款纯白嫖,就很抽象。为了良性发展,领养必须要交钱,不然根本没钱支撑起整个事业,毕竟关于狗的东西都没有医保也不可能进医保。

第3个问题:挑领养猫狗的时候是否应该像选秀一样,给你张图片让你选漂亮的性格好的?然后丑的性格差的就没人养等着死球?

第4个问题:如何看待犬类歧视(这问题很普遍,自己想我想问的是什么)?

《反虐法》相关问题

第1个问题:在惩治抓捕伤人犬只时,如何处理算不虐杀?

经常在网上看训犬视频的应该知道,很多流浪狗甚至是家犬的性格是很抽象的,甚至比猫还难驯温顺,基本上只有等它升天才能安静下来,这种为了不伤人和不占地只能选择杀死,但其实挺多人也知道的,所谓的安乐死其实也不安乐,还不如直接命中要害短痛了结,但实际上很多“爱宠人士”很抽象的,他们对拯救伤人恶犬似乎情有独钟,专挑那种没救了的狗,对于这种狗,只要杀死了他们就不行,就会说什么“一命抵一命”,到时候出现了这种极其逆天的舆论和铺天盖地的谣言,该如何解决?

第2个问题:之前提到过得,肉狗“虐杀”应该如何判定?

我们之前提到过,有圣母喜欢拦人家肉狗的车还喜欢拍视频,还有极端动保上高速拦肉狗车堵车8小时这种极度迷惑(危险)的行为。肉狗需要更加标准的饲养生产销售,前提是这些个笼中跪狗或是“大脑狗肉节”这种极具孙笑川精神的圣母不能出现不能妨碍别人正常经营行为。这样才能倒逼卖狗肉的标准化,杀狗时更加统一手法给狗来点快的而不是逼着有些人泄愤而对着狗进行更加不人道的操作。

如果某些“爱宠人士”认为从根本上就不该存在肉狗,那tm肉狗的传统从秦汉之前就有至今已经远超2000年的历史了,你怎么不说该优化掉的是你们这群再历史上一点用都没有的圣母b而不是这些为人类提供廉价且好吃的肉狗呢?肉狗产业影响几百万人的就业问题,这个问题你不会想空手套白狼吧?你们把别人正规产业“捣毁”了,视这些人的生命于何物?

第3个问题:虐待的标准如何定论?又如何细化?

虐待的标准无法定论,特别是在中国能够当做宠物的非珍惜动物就有几十种,要一种种定义也太过冗余了,而如果不一种种针对,这所谓的《反虐待动物法》又有什么存在的必要呢,干脆直接叫《猫狗反虐待法》得了,也别叫法了,直接改成《猫狗反虐待规范》,说明白点,如果养猫养狗的不把其他宠物圈子的人拉入法律制订的讨论,那么这法也可以根本就不需要实施,毕竟牵绳也是早就规定了的,有多人严格遵守的呢?处罚也发布多,执法又不能刚性,那到时候让他们交钱时极大概率也是犹犹豫豫藏藏掖掖,完全不像他们在网络上的那般呼风唤雨践踏别人的尊严。

行,就到这吧,接下来是结语。

结语:讲真我已经是很憋住火气了,因为某些“爱宠人士”是真的过分到一定程度了,从小女孩被咬事件开始对小女孩连续造了十几条谣言,然后带节奏带到人民日报底下。再到拿了一堆过时的国外的照片传谣说什么城管虐杀无辜的生命——公职人员杀狗简直如同日寇侵略一般。再到全网一群2b跟风者发了一堆一堆煽情的视频——用夸大和谎言堆砌。在联想这几年几乎年年发生的抽象到极点的“一命抵一命”宣言,乐,除了乐我什么都不想说,但我不是什么乐子人,我发个专栏专门问问你们是咋想的。总结,总结个屁,某些“抗争之人”就是装着不知道,其实心理比我清楚十倍二十倍——如果就凭现在这种闹法,别说什么《动物保护法》了,还会一堆官号公开出面披露你们的无耻行径,甚至考察一下你们队伍中有什么1450,到时候什么立法,推迟到2030年后再考虑咯。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