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被野猫碰瓷的那些事儿

那是距今大约半年,不对,大概一年半之前的事情。

我大清早的醒来,简单洗漱了下,就戴上手套,准备出门去上班。

结果刚出门就看见隔壁邻居的老爷子拿着根木棒,颇有些艰难的在楼梯间的杂物堆里扒拉着什么,嘴里还嘀嘀咕咕的说这些诸如“去,去“”出来”之类的话。

我看了下手机,时间还算充裕,于是决定向老爷子搭话,看看他遇到了什么麻烦,需不需要帮忙。

老爷子指着杂物堆的缝隙,用无奈的语气告诉我,那里面跑进了一只流浪猫,他担心猫死在里面。现在适逢夏季,骄阳似火,天气一天比一天热。要是真发生那种事,恐怕要不了几天就臭了——而且就以这个杂物堆的杂乱程度来看,想要处理的难度也不会小到哪里去。

一边和我说着话,老爷子手上也没闲着,拿着的棍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继续向缝隙里探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在边上站着的原因,老爷子话还没说完,棍子似乎就碰上了正主。我眼前一花,一道影子已经从缝隙里冲了出来,在我的脚边擦过,又迅速钻过大门上的缝隙,奔向小区中的广大天地了。

看到没我什么事儿了,我就简单和老爷子打了个招呼,出门继续自己的上班之路去了。

那个不速之客出了门,也没走远,随便走了两步,就停下了脚步,坐在我的电瓶车前开始给自己洗脸、顺毛。

我随意瞟了两眼,不是橘猫。或许是因为长期流浪的关系,显得相当瘦。大概和我们办公室的一只幼猫体型差不多,和另一只大橘完全没得比。身上是黑白棕三色,因为脸部也有斑块,显得不太好看,略微有点丑。不过没有丑到那种令人一看就忍俊不禁的境界,有点不上不下的意思。

猫妈妈和我认识它以来下的第一窝小猫

似乎注意到我的视线,那只猫脸也不洗了,直接站了起来。然后走到我脚边,喵了一声,伸了个懒腰。

然后蹭蹭我的裤腿,绕着我转了两圈,又蹭了蹭……

虽然长得不好看,但我还是感觉有点被萌到了。于是蹲下身子,小心翼翼的试着去摸摸看。

结果和预想中的激烈反抗完全不搭边,它看我手伸的慢,还主动凑上来蹭我。我办公室里整天能见到的猫也不少,这么亲人的猫可还真是第一次见。

撸猫一时爽,但是班还是要上的。我随便再摸了两下后,有些依依不舍的上班去了。

结果晚上回来,我发现老爷子的努力应该是全部木大了。

它又回到了杂物堆里,看来早上它出门并不是被老爷子赶出去,纯粹是它自己也想出门逛逛罢了。

然后令我有些吃惊的事发生了。

杂物堆一角传出了哗啦哗啦的动静,我探头一看,发现了两个毛茸茸的小脑袋——是两只刚出生不久的猫猫球!

猫猫球*2

猫猫球们似乎继承了猫妈妈敏锐的观感,在发现我的视线后嗖的一下就缩了回去,甚至我都没反应过来。

——之后的事情也不用再多说了,反正我是没能抵抗住它们的可爱攻势。虽然没收养它们,偶尔也会投喂一些做菜时剩下的生肉,鸡蛋之类的给它们。还有饮水什么的。

我估计我在猫妈妈这的声望起码刷到了崇敬。

证据就是,猫妈妈能随我摸摸抱抱举高高,甚至摸肚子都毫不反抗。有次它躺在地上我抚摸它时,它干脆仰躺过来。而猫猫球们我也能随意触碰,猫妈妈绝对不会因此对我有什么介怀——只是这两个小家伙明显还不懂得人情世故,根本不愿意让我碰,我要当面伸手,它们就会开始色厉内荏的哈人,当我真的触碰到时,却又根本不敢做点什么,只会用出我第一次看到它们时的速度,嗖一下消失在杂物堆的阴影里。

猫妈妈和猫猫球们

可惜的是后来楼上装修,似乎是因为噪音使猫妈妈感到了不安,她带着两只猫猫球跑到小区的另一角去了。只有偶尔还会跑回来朝我撒娇,顺便讨要些食水什么的。猫猫球们则很久没看到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发现件令我哭笑不得的事情,猫妈妈又怀孕了。不过这次生的小猫我倒是没见到。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时间辗转着就来到了两个月前。猫妈妈一如往常的绕着我的电瓶车打转,迎接我的下班归来。

我则发现它的肚子又大了。

前几天早上,我和下仆难得步调一致,一同出门上班。适逢当时猫妈妈惯例前来撒娇营业。我随手给它拿来一点食物,喂给它吃。

同时嘴上抱怨,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又让它怀孕了。

下仆认同的点点头,表示的确发现猫妈妈的怀孕几乎就没停过。

我叹了口气,也不知道都是什么样的猫。

下仆沉思一会后,告诉我,他觉得应该是黑猫。

我想了想,没明白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毕竟我在小区里就没见过黑猫。

听到我的疑惑,下仆也愣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的解释:

“因为黑的发现它怀孕了就会跑啊。”

我刚想反驳,却发现这句话还和事实形成了逻辑闭环。

我再仔细一想,发现这货除了说猫,更多还是在说人。

地狱笑话了属于是。

我反应过来,不知道是先憋笑还是先说教下仆两句比较好。

结果他赶在我有所行动之前骑上电瓶车一溜烟跑了。

今天下午时,我坐在电脑桌前为下一期视频做着准备。结果听见合租的人驱赶的声音,还有细小的“喵喵”声。

那声音我可再熟悉不过了。等合租的女人回到房间,我才开了门。

今天的上海下着雨,风也不小。

刚从暖和的房间里出来,再打开门,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我不禁哆嗦了一下。

不出我所料,是猫妈妈。我一开始还蛮开心的想像往常一样去给它拿些食水。却听见它的叫声间,带上了呼噜呼噜的痰声。

它生病了。

对流浪猫而言,任何疾病都可能是治病的。

我脑海里浮现出了这句话。

我回房间拿了几张餐巾纸,试着帮它擦干身子,擦了下鼻涕。又拿了点吃的给它。可它这回并没有和从前一样吃掉那些食物。它有些焦急的绕着我打转、撒娇。

我大概明白它的意思。

我回房间找了找,没有发现适合装猫的容器。

决定还是先在网上搜索,宠物医院,给猫看感冒需要多少钱。

跳出的答案中的数字让我有些心惊肉跳。

实话实说,这些数字对我来说并不是不能负担。我不抽烟不喝酒不赌博不氪金,虽然工资不高,还要用其中一半去交房租,但还是攒下了一些钱。

我开始思考。

要不要救它。

用自己工作至今,好不容易攒下的钱。

去救这样一只其实和自己没什么关系,有点小丑的流浪猫。

明明我自己一直在说,生命是无价的。

但现在我却将它在和一个并不算大的数字放上了天平,进行衡量。

一想到这,我就觉得自己非常丑恶。

我开始寻求他人的建议。

有人说:“你救得了这次,那下次呢?它毕竟不是你养的,你也不欠它什么,没有意义啊。”

我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但还是不太想接受。

一会后,大仙接进了我的语音。

我把遇到的事情告诉了他。

沉默了一会后,大仙和我说:

“那个人说的对。”

我有些惊奇。这不像他会说的话。

“可是,在面前有人需要帮助,你不都是会去帮的吗。”

我这么问道。在我心中,大仙就是那样的人。

“的确会去帮啊。但是,怎么说呢。人力有时而穷吧。其实你做的已经够多了,你提供了不少帮助了,剩下的就只能看它自己了。生命都是会死的,说句难听的,你就算送到医院,它也不一定能得救。该怎么做,想怎么做,最后还是得你自己决定。”

大概就是这样。网络质量有些糟糕,我听到的内容有些含糊,不过大差不差。

晚上,下仆下班到家了。我把事情又和他复述了一遍,征求他的意见。

在他思考时,我看着他的脸,想到他曾经和我提起过:

当我说出我的梦想是“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这句话时,他觉得是我的话,一定能做到真正去实践。

而现在我却连拿出一部分积蓄去救几条生命都不舍得。

是他错了,还是我变了呢。

结果下仆拍着我的肩膀宽慰我:

“其实我没错,你也没变。只是你还不够达。”

因为下仆家里养过不少猫,在他的建议下,我浏览了半天网页,想要根据猫妈妈的状况看看需要吃些什么药。

下仆觉得用淘宝买就行了,但是我却有些担心猫妈妈等不到那个时候。

最后我含含糊糊的买好了药,又买了一点猫粮猫罐头啥的,准备把药片磨碎了混在食物里给它吃下去。

当一切准备就绪后,

门口的杂物堆里已经找不到它的身影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