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猫会说话—“就这么点小鱼干,我真的很难帮你办事啊。”

养猫人老林——爱猫,养猫,吸猫,猫咪铲屎官、猫奴们的秘密基地。

拉风的老林——90后职业养猫人、轻成本创业者。黑科技软件爱好者。

一阵微风拂过,树枝随风摇曳。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撒在窗外的地上,影影绰绰有些晃眼,但并不激烈。

屋里,我家那只猫懒洋洋趴在那,它半眯着琥珀色的眸子打量了我两眼,伸爪推回了我交给它的定金:“就这么点小鱼干,我真的很难帮你办事啊。”

我低声下气向它哀求道:“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猫不耐烦地拍打着尾巴,地毯上扬起一阵灰。过了半响后它才轻轻地“啧”了一声,算是勉强答应了。

我转身进房间,还没走几步又听到它在背后抱怨道:“你早点表白不就行了嘛?还要麻烦我跑来跑去的。”

我爱上了一个蕙质兰心的可爱女孩。

那是去年夏天,我刚搬来这座城市不久,在小区楼下的草坪里遇见了这只猫。那会儿淅淅沥沥下着雨,它满身泥水蜷缩在纸箱的一角瑟瑟发抖。我抱起纸箱,那个女孩撑着伞站在身后,声音又软又甜:“我帮你撑伞吧。”

后来我才知道,她是住在我隔壁的邻居。

她家阳台很漂亮,摆满了她精心打理各式各样的多肉植物,她总是一边哼歌一边浇水修剪;她很喜欢吃橘子,经常坐在藤椅上慢悠悠地剥橘子;我家的猫有时会去阳台晒晒太阳看看风景,而她见到后就会冲着猫做鬼脸,想方设法地逗它玩。

“她一定是个热爱生活的人。”

“阿西吧,她是个跟你一样愚蠢的人类。”猫撇了撇嘴说道。

我捏了下猫肉嘟嘟的脸盘子,反驳道:“你不觉得她很可爱吗?”

有的时候,我跟她会刚好在自家的阳台相见,目光相撞的一瞬,她笑着跟我打招呼。我紧张地攥了下手心,我的猫马上骂骂咧咧地从我膝头跳走:“下手没轻没重的,你这马杀鸡技术也太烂了。”

然后它灵巧的穿过我们两家之间的阳台栏杆,跳上了女孩的膝头,眯起眼睛咕噜咕噜,相当惬意。

哇靠,我心里像是突然拧开了一瓶柠檬汽水,腾起一片酸酸的气泡:这小子什么时候跟她混得这么熟了?一时间竟不知是在吃谁的醋。

临睡前,我有些害羞地跟猫吐露心事:“我好像爱上她了…可我…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我这样的人…”

“不知道你就去问呀!多简单的事~”猫一边呼噜一边说道。

我有些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你不是经常跑她家串门吗?能帮我个忙么?”

“可以是可以……”猫沉吟了片刻,举起爪子,露出粉色的肉垫在我眼前比划了下,“但你起码得给我这个数的小鱼干。”

虽然觉得肉疼,但我还是咬牙答应了下来。第二天下班后刚刚进门,我的猫就蹦跶过来有些得意地告诉我:“你让我送的那个橘子我已经交给她了,她还送了个玩具球给我。”
“那她,她有跟你说什么吗??”我连忙追问。

猫咪斜着脑袋,精明地眯起清亮的眼睛:“这个问题需要额外加钱哦。”

“白眼猫,奸商!”我不满地嚷嚷。

猫立马不乐意了,嗖的一声跳到猫爬架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我,邪魅一笑。“是你太笨了!”

……

一转眼,猫已经帮我送了一个多月的橘子,它靠着每天从我这赚来的小鱼干硬是把自己喂胖了一圈。每天踱着优雅又沉重的步伐在家里巡视它的领地,越看越像一颗圆滚滚的橙子。

我犹豫着要不要和女孩表白,当我挠着头不好意思地把这个想法告诉我的猫时,它一脸鄙夷,嫌弃地看着我:“你们人类真是奇奇怪怪,你明明可以自己送橘子,非要我来;明明可以马上告白,非要等这么久。磨磨唧唧真是烦死猫了。”

说完猫扭头不再看我,自顾自舔起了爪子,留给我一个高傲的背影。
“所以说,你是猫嘛,你什么都不懂…”我有些泄气地嘟囔着。

我的猫是一只高颜值的大胖橘猫,眸子总是亮晶晶的像阳光下的琉璃一样好看,一身金黄的皮毛被我打理的油光水滑。

一年前我刚捡到它时,它还只是个走路踉踉跄跄嘤嘤叫脏兮兮的小家伙,如今已经成功蜕变成一个颜值爆表,丰满臭Pi的噬元兽。

图片[1]-我的猫会说话—“就这么点小鱼干,我真的很难帮你办事啊。”-宠物乐园

每天清晨它都会大大咧咧地压我胸口嚷道:“喂,该起床了,该出门打猎了。”

而每当黄昏时分,我下班推开家门后,常会看见它蹲在窗台前舔毛,夕阳余晖笼罩它全身,金灿灿的像个圆润的“小太阳”。

看到我回来的猫就会停下梳理毛发的动作,围着我转一圈,语气威严地审问我:“铲屎的,今天有没有捕获到好吃的罐头?”

它是个率性而活,内外通透的家伙,想到什么就做什么,所有心情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开心时喜欢蹭蹭我翻翻肚皮打打滚,不高兴的时候就自己蜷缩在沙发的角落,直到沙发上面陷下一个暖和又圆润的坑。

我时常会盯着那个坑发呆,然后问它:“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注意下身材管理啊。”
“你管得着吗?我乐意。”猫气鼓鼓地调转身子,然后把胖乎乎圆碌碌的屁股朝着我,自己把脸埋进了沙发。

“你该不会是背着我,天天跑别人那里骗吃骗喝了吧?”我狐疑地挑了挑眉。

猫突然眼神闪躲,就像被我说中了心事一样,声如蚊呐:“我靠自己本事…翻肚皮赚来的小鱼干,那能叫骗吗…再说了…..”

当我支棱起耳朵想再听它讲点什么的时候,猫却自知差点说漏嘴,再也不愿开口了。

在夏天正式到来的前一晚,我终于下定决心正式向女孩表白,猫听了之后颇为欣慰地蹿上了我的膝头,揣着爪子趴坐在我的大腿上一本正经的问我:你确定?”

“我确定!”我略显失落地摸了摸猫的脑袋。

“我最近在小区遇到她,经常看到一个男生送她回来,我怕我再等下去就没机会了。我要跟她说清楚,如果那个男生是她男朋友,我就……”

猫斜睨了我一眼:“你就?你就去抢回来?就像我用气味抢地盘一样!”

“不,我就祝福她。那男生又高又帅,而我……”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