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录001

? 01

我第一次被狗咬应该是5岁的样子,那还是我自家的狗,是我三岁半那年从我堂哥家偷回家的一只牙儿狗。我们这里对嗷嗷待哺的小公狗都叫牙儿狗,算是个方言吧。

那只我亲手养的比我高的、我的第一只狗,它很凶残,是只看家护院的好狗,同时也是极其残忍的,它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不然也不会屡次三番把小指头粗的铁链子挣断,也不会直接把我扑倒,对着我的胳膊狠狠来一口,也不会怒视着我,然后被狗贩子用个单独的笼子装车,卖掉了,或许让吃掉了,,,

后来家里陆陆续续养了好几只狗,万幸的是没有一只咬过我了,当然,也没有一只让我给它送终,因为都丢了。

谈起狗,就不得不提一嘴猫,我家的猫待机时间长。第一只猫大概养了八九年,最后那只把幼年的我扔进满水的沟里的老猫,或因为栓猫绳太短,或因为它已经感知到了天命,吊死了。

现在这只猫和老款一样,橘色短毛的,肥猫。可惜的是,这只似乎不太聪明的样子,而且比较怂,虽然捉个老鼠对它轻而易举,但是要它像原来那只一样,捉条蛇,补个鸟或者把我扔进河里,它怕是万万做不到的。不过它应该也和老猫一样是个会是个长寿猫。

言归正传,家里的狗才是主角。今年寒假到家,踏雪居然都有些不认识我了。

不过为了点儿饭后,又叫了它几声,摸摸它脑袋,还是慢慢熟了。

为什么叫它踏雪,因为它通体乌黑油亮,唯独修长的狗腿下,四个小巧可爱的蹄子雪白异常。按古书上的叫法,它应该叫黑云踏雪,可惜它是个小母狗儿,况且在黑子,点点遍地走我的家乡,叫四个字总有些神神经经,并且不符合它小母狗的风格,索性留个踏雪就够了。

踏雪是我家养的第一只母狗儿,虽然只有5个月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了。自然免不了有一些登徒子,上门狗婿这类狗血故事。这就和现在家里另一只小牙狗儿有关系了。

那是我刚刚回到家的第一个上午,正准备做点儿吃的祭拜一下我的五脏庙。“唔~”

很稚嫩却带着些许恶狠狠的声音从周围传来,我寻思着应该是房子外面路上的狗,但是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这声音距离我太近了,而且有一种环绕音响的感觉,低头一看。

碗筷架里面一团毛绒绒的东西,颤抖着发出“汪汪”几声脆响。

登徒子是一只一个多月的棕色中毛小狗,但是很凶,嗓门大,对踏雪一点也不温柔,哪怕登徒子肩高仅仅只到踏雪的膝盖处,哪怕登徒子是自己屁颠屁颠跑到我家白吃白住的小贱狗,哪怕它才到我家距今不到十天

具体是什么年代到是记不清了,就姑且用很久很久以前来开头吧。

02

很久很久以前有这么个大户人家——王员外家。王员外有钱,有没有乐善好施到是不清楚的,不过王员外有四房媳妇儿,最小的一个都能当他孙女了。除了好纳小妾,王员外家还有条老黄狗,都在王员外家待有十几年了,据说救过王员外的命。

王员外七十五就见阎王了,不过死的第一天尸体就没了。好在王员外家有钱啊,无所谓尸体在不在,钱在就好,就做了个衣冠冢,像模像样的办起了丧事儿。那老黄狗也丢了,好事者称这叫忠犬随主去。

王员外头七那天,风雨交加,可把王员外几个媳妇吓个不轻,不是因为外面电闪雷鸣,而是因为这王员外回来了。不过一身污泥,臭烘烘的,腿脚还不太利索的样子,见人还直摇头。不过好在人又活了,而且好像比以前精力要旺盛许多,能吃能喝,喜好各种肉类,就是说活不太利落。

就这么一年过去了,这个王员外打算再纳一房小妾,他那几个媳妇儿也空前同意,没想过着老玩意儿,死而复生一次,体力也变好了,几个媳妇儿身体受不住。

喜宴上着王员外见人多,也开心,不过王员外以前不这样,不喜欢人多。无所谓了,村里人都很珍惜这次和王员外巴结的机会。王员外喝酒多了,醉醺醺的就去了洞房,几个老婆也都在床上等着呢!

不对劲,怎么毛绒绒的。好家伙!一只老黄狗,披着王员外的衣服,,,

故事就完了

为什么说这么个故事,因为这家里的动物真不能养久了。特别是狗、猫这些,本身就带点儿灵气儿,又经常和人接触,沾着人味儿,养久了,他们说不定就忘记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

登徒子没几个月大,进我家可能不到十天。但是这个 20公分不到的小玩意儿已经学会扒家里的纱门,进客厅了。不过好在,就昨儿天,让粘鼠板君一举拿下,寻摸着以后是不会进客厅了。毕竟动物比人长记性,所以好训化。

登徒子估计长不了太大,现在到是小的可爱。眼睛忽闪忽闪的,两个小前爪见我就往我裤腿儿上扑,尤其是踏雪让狗链子拴着时,登徒子那叫个粘人,踏雪或着急或羡慕,狂吠不止,完全没有该有的淑女形象,不过也挺好,看家护院要什么淑女,野性才是美。

我本来以为登徒子和踏雪是可以和睦相处的,因为刚回家时,踏雪对登徒子还算客气,登徒子也是被踏雪吓的躲在碗柜下面。直到今天上午,我在楼顶晒脑儿,毕竟难得有个大太阳。为毛南阳没有暖气,害的我在冬天傻傻的找太阳,不过还要,让我看到了原始而狂野的一幕。

03

这就很难受,吃个饭的时间,电脑自动更新了系统,结果写的稿子没了。没有存档,只能从头来过,噫吁嚱,草你麻痹!

饱满的女贞子让一阵寒风甩在地上,让大地上布满了暗红色的血痂。为什么会写这一段呢?因为我家门前有一颗和我同岁的女贞树没也叫冬青树,它的木头是一种名贵木料,黄杨木。家里这棵树碗口粗细(北方的大碗,不是南方的小茶碗),我今天就很无聊的在树下,站了一会,,,

兔子的粑粑圆圆的,还是一粒一粒的,泛着点儿墨绿色,没什么味道。它还有一个比较文雅的名字-望月砂,毕竟中医用药时,说让患者吃屎,有几分不好听,也容易让人膈应儿的慌。

我家房顶上,有两只兔子。一只是踏雪的朋友,另一只还是踏雪的朋友。踏雪刚到我们家,看见两个兔子,不可不谓之曰兴奋异常。那时候踏雪还小,跟那兔子没差多少,把两个兔子逼得没处躲。我这几个月没回家,兔子除了毛长了之外,他们似乎已经对踏雪免疫了,哪怕踏雪现在亭亭玉立,长吻长腿,距他们不过半步之遥,他们也毫无惧色,该吃吃、该喝喝,似乎仗着自己单身久,还是两个公兔子,全然不把踏雪这个姑娘放在眼里。也有可能,踏雪变了,知道自己是个大姑娘了,矜持了,,,

踏雪是矜持的,但是登徒子毕竟是登徒子。现在仗着自己体型小,,,,,它也就是个体型小了,还是条狗,是个掠食者,就,,,,真无法无天,登徒子作为一条狗打不过兔子,登徒子现在还没有兔子一半大,说起来就太丢狗了。

登徒子虽然小,但是只要踏雪让狗链子拴着,在骂战上就没有输过,输了登徒子就偷踏雪狗食儿 ,在踏雪的狗窝尿尿。刚开始几天我认为踏雪已经习惯和这个童养夫生活了,习惯它的幼稚,妥协与它的低级。直到昨天上午,我在楼顶晒太阳的时候,火山爆发了,大型家暴现场。

踏雪把登徒子按在地上,让登徒子肚皮朝天,发出骇然的狗叫,两个兔子嘴里叼着草吃的津津有味,看的神采奕奕,听的不亦乐乎。踏雪也不管这些目击证兔,也不管登徒子的嚎叫(听登徒子的叫声,还是蛮凶的,似乎躺着的是踏雪),就是咬着登徒子的小狗腿还有狗脖子那一块儿。其实也没用力,架不住登徒子叫得欢,好像它受了多大委屈一样。我就站一旁看着,也挺乐的。

很快,踏雪的放风时间就结束了,又让我栓起来了。登徒子终于再一次扬眉吐气,正大光明的从踏雪嘴里抢骨头。或许是单身久了,他俩给我的感觉竟然有一种在进行疯狂的激吻,上下两个狗嘴交护互,还发出呜呜呜的吠叫声。

天冷了,或者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缘故,现在的踏雪和登徒子正依偎在一起,相互抱着蜷缩着取暖呢,,,,

04

秦国铁骑横扫六合,蒙古铁骑吞吐欧亚。冷兵器时代骑兵真的非常可怕,也相当厉害,不然山东六国不会称秦国为虎狼之国、欧洲也不会称蒙古为上帝之鞭、登徒子也不会被打压的哼哼唧唧,惨出猫叫,,,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动物世界、人与自然、自然传奇这些和野生动物有关的科教节目,其中最喜欢看的是非洲狮子打架。可能因为非洲气候干燥,两个狮子咬起来,烟尘四起,狮子的鬃毛和全身的肌肉都颤抖着,感觉很有力量感,极具野性和视觉冲击。后来也看过各种搏斗,其中让人喜欢的是日本相扑和印度摔跤,为啥呢?刚开始也不知道,知道今天才发现,是有原因的。

日本相扑和印度摔跤都用到了粮食的粉末,今天登徒子和踏雪的主战场也是洒满了麦麸。不需要擂鼓助阵,打就是了呗儿!登徒子全程吱哇乱叫,上蹿下跳。本来没多大一块儿麸子堆成功的被摊开了,从三维随着登徒子的狗叫生降到二维,变成一个平面,然后在踏雪如同骑兵一般的不断冲杀中再次升到三维。可能是因为打熟悉了,踏雪深深地知道,对待登徒子这样的小流氓绝对不能近身肉搏,应该充分发挥自己狗高腿长狗龄大的优势,采用冲击法。从远处冲过来,低头呲牙咬一口,借着惯性把登徒子装翻,一个急转趁登徒子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头似黑铁枪如闪电一般扎进了烟尘之中,换来的是登徒子吱哇一声惨叫。如此循环往复多次,任凭登徒子叫的在惨烈,哀嚎出猫叫声,家里的橘猫依然蜷缩着身子,冷眼旁观,,,

那时刚吃过晚饭,登徒子扭着小屁股到了踏雪旁边,看看踏雪的狗碗,觉得不错,值得一吃。便伸长脑袋凑了进去。唔~呜~踏雪有些许愠怒了,登徒子全然不顾,依旧舔食着。踏雪像一道黑色的闪电把铁链子拉动着铁链子,吨的一下子,登徒子则不慌不忙向后挪动了几步,正好踏雪咬不着它(登徒子抢踏雪饭不是一次了,对踏雪狗链子有多长相当了解,不可不畏之经验丰富)。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登徒子仰着小脑袋对着踏雪一阵吠叫,踏雪硬着脖子,立着耳朵,眼鼻一线,虽然一言不发,但是全身的肌肉却没有放松下来。就这样,登徒子终于把我这个好事者叫的心烦了,于是乎,我就把踏雪的链子解开了,雷霆闪电,,,

惨叫了有一阵子,登徒子全身沾满了麦麸,脑袋终于缓过劲了。明白了踏雪的战斗方法是借助院子里空间开阔,而且是踏雪自己的地盘。登徒子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跑,回窝。吨吨吨,四个小短腿动起来了,登徒子像一只棕色的毛毛虫一样向橘猫窝的地方跑了过去。可爱的橘猫先生见势不妙撒丫子就窜,正因为这一个小小举动成功引起了踏雪注意力。为登徒子争取到了两个呼吸的时间,终于战场由院子里转移到了柴房。

战场变了,登徒子没有像秦国那样幸运,缩据函谷关令敌自退。叫声依旧,打发依旧,只是没有了扬尘,缺了几分热闹,缺了几分气势。

战后总结一下,本次战争踏雪充分体现了没有妇人之仁的大将风范,并且打脸了兵书上的穷寇莫追。压倒性的胜利,却未对登徒子造成心理伤害,保守估计明天登徒子一定还会骂回来的;本次战争登徒子全程没有服软,而且以后绝对不会再看兵法了,哀兵必胜纯属扯淡。并且深刻体会到了引狼入室的可怕后果,索性踏雪还是很有分寸的,没有对登徒子造成任何肉眼可见的伤害,打完之后登徒子还是跑着去吃了几口食儿,断敌人粮草,为下次的战争做准备;本次战争,损失最大的是我,明天打扫的任务不会很轻,,,,

05

但凡学习化学,并且认真听过几节课的学生,应该听过这么一个故事。一个德国科学家叫做Kekule(凯库勒)在1865年的一天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一个首尾相接的长虫。后来提出了一个相对科学的苯的化学结构——苯分子中存在三个双键,虽然他们来回不停地移动着,但是双键始终存在着。。。

现在看到踏雪蜷缩着身子,脑袋埋在,,,请允许我称其为裤裆。我就在想,如果化学家们养过几只瘦而长的狗儿,估计芳香族化合物到现在会有更加枝繁叶茂。。。。

今天两个狗子没什么故事,因为是个终章,不如好好讲讲登徒子名字的由来。

登徒子是个人名,是个古代的人名,和屈原有几毛钱的关系。

那是在战国时期了,屈原是改革党,他的好徒弟宋玉也是改革党。咱这大楚王是软耳党,谁会来事儿听谁的。登徒子是保守党的缩影。经常在大楚王耳朵边吹风,说着改革党不行、不好,说这各改革党的代表人士-宋玉好色,要楚王爱护龙体,不要总是召见宋玉。

大明白人楚王,本着辩证主义、求实主义,就把宋玉找到身边问了。

“绝无此事儿!”

“我不信!

“没这回事儿,相反啊,大王,这登徒子才是好色的典型!”

这楚王抱着试试看的吃瓜心情就挺起身子乐唧唧的听着。

宋玉也不傻,看楚王来兴致了,就开讲了。

“说着天下哪里的姑娘最漂亮?”

“你说啊”

宋玉卖关子呢,楚王到是兴致更深了。

“咱们大楚啊”

“说废话,你和你师父真他妈天下无敌”

楚王眼睛又淡了下去。

“咱们楚国最好看的姑娘在哪里?”

“这我知道,但是不能说,宋玉真个瓷锤!”

“俺们那条街上”

“呦呵,扯几把淡!”

楚王眼睛又亮了,“本王怎么不知道?”

宋玉没有鸟它,毕竟这大王一旦真来兴致,就很尴尬了,继续说:

“俺们那个街上,就我邻居家有个妹子长滴儿最漂亮”

楚王悄悄示意了一下侍卫。

“那个妹子啊,那身段多一分太高,少一分太少;那脸蛋蛋儿,擦粉就太白了,涂腮红就显不出好看;眉毛像翠鸟的羽毛,肌肤像白雪”宋玉顿了一下。

“先生继续”

楚王身边的下人吸溜了一下嘴巴,赶紧给楚王擦嘴。

“那姑娘的腰就像随风的白色绸缎,人一笑,,,,哎呦!没法形容”宋玉的嘴角微微上扬,眼神逐渐迷离。

“要是叫阳城、下蔡的花花公子看见,那些花花公子都会疯!”

“放心先生,这就安排,本王为了大楚疆土,决定,,,”

没等楚王说完,宋玉就开始进入正题了。

“可就这么一个倾国倾城的、住我隔壁的妹子,我这些年连正眼看她都没有看过一次。哪怕她三年来常常攀登墙头来看我”

“怕不是美女蛇吧”楚王嘀咕着

“大王啊,那个登徒大人,他老婆,乱头发、耳朵长在头顶上、嘴巴裂牙齿缺、弯腰驼背一瘸一拐,满身烂肉”宋玉愤慨继续说道:“就这么个奇形怪状,登徒大人依然下的去手,还和她生了五个娃娃”

“大王,您看到底谁好色?”

,,,,,

宋玉等改革派失败了,楚王没有找到宋玉说的那个邻家姑娘,登徒大人到是成了好色的代名词,,,

这只棕色小狗呢,也是垂涎我家踏雪美色,自愿入赘,赶都赶不走,姑且称它登徒子,让踏雪防着这个小色狗,,,,

两只狗的故事就告一段落了,毕竟有空话一个小时去用文字记录,还不如好好陪陪这些小可爱们,,,

06

美物不可多用”

这是我妈在我很小的时候常对我说的话,因为那时间我很小,比较贪吃。这句话确实是至理名言,对我们这些高级灵长类动物试用,对那些我们用养起来,提升自己优越感的狗儿也是非常受用的。

踏雪非常不开心,没有胃口,吃啥吐啥,就是吃坏肚子了。无力的蜷缩在狗窝里,团成一个黑色的球,叫她,她也抬抬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你,两个黑色的耳朵没有像往常一样竖起来,而是平平的耷拉着,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继续蜷缩着,说起来和有些女生姨妈疼有些许的互通之处。总之就是很难受了。

比起难受的,是登徒子没心没肺的在一旁摇头晃脑,大快朵颐。更过分的是,登徒子每每经过踏雪身边,总要一个劲的把狗头拗过去,拼尽全力去咬自己棕色的小尾巴,像个棕色的陀螺一样,原地打转。这不就是臭显摆呗儿,踏雪作为新一代的女强狗,自然是不能忍地。一次,两次,第三次,踏雪不是黑色的闪电,它积累起病中的身体最后的力量,窜了过去。

“老娘身体虽然不舒服,但是也轮不到你小子撒野!”

“这个家的狗王依然是我!”

踏雪毫不留情面的把登徒子撂倒,我能看的出来,踏雪这次没有丝毫收力,咬的位置正是咽喉部位,登徒子没有丝毫的招架之力。只能四仰八叉的,小腿在空中乱等,默默迎接踏雪最后的审判。

但是,并没有,踏雪并没有继续攻击的意思,她累了,刚才1.5米的冲刺,和几下撕咬用尽了踏雪身体积累的力气。她默默地、缓慢地爬了回去,继续蜷缩着……

在登徒子被踏雪认真收拾了几次后,登徒子彻底老实了。或是不忍、或是畏惧。

总之,踏雪不再像以前那样精神抖擞,欢快愉悦,希望用完药,等到明天,它会好起来,或者能精神点儿。

未来的一个星期,踏雪和登徒子恐怕是不能再喂肉了,一起清清胃,消消食。

2021/1/25?王

?

这事情说起来很邪门,很难解释,很难理解。只能说是天意、冥冥中的定数。

2021年1月28日上午10点,踏雪突然吐了半碗血,染红了她的狗窝。

2021年1月28日上午11点45分,踏雪全身已经不能动弹了,呼吸很困难,像是破风箱那样,异常艰难地吞吐着空气,眼神早就没有了生气。

2021年1月28日上午11点50分,我拿着刀,划开了踏雪的咽喉,它没有叫、更没有挣扎,结束了它的痛苦。暗红的血液染红了我的手,彻底带走了它的生命、结束了它的痛苦。

中午的太阳是温暖的,就这着暖和的冬日里的太阳,我把踏雪的残躯挂在了树上,继续用刀子一点一点的将它整张皮剥了下来……

黑褐色的土盖上了暗红色的踏雪的残躯,踏雪的一生结束了,尘归尘,土归土。

留下来的那张狗皮被我晾晒在房顶上,好像一张陈旧的报纸。

2021年1月30日,在我拿到驾照回到家时,望向了踏雪的狗窝,什么也没有了。然后惊奇的发现,登徒子也丢了,不声不响的离开了我家,就像它悄悄的出现在我家一样。

狗儿再也不会有什么后续了,或者一直都是他们的后续,谁知道呢?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