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

图片[1]-无言-宠物乐园

? ? ?今天的父亲一起工作中,发生了一直寻觅,却不得结果的真相,和事实。下面,是这个故事:

? ? ?正在悠闲却又劳累的体力工作中,一只不知道哪里来的灰色鹦鹉出现在我们视野中。它有着银灰色轿车颜色的羽毛,同我的银色,破北京现代一样陈旧。脸颊黄黄的,却点缀着两点红色。

? ? ? 这应该是灰鹦鹉,我心里这样想着。我们几个的注意力都落在了它的身上。“孩儿!这是什么鸟?没有见过啊!”父亲问到。“这是灰鹦鹉吧,我也不太清楚。“我走过去说,伸手虚握着,企图令这小鸟体会我的意思,仿佛这样做,它能够飞到手上来。

? ? ? ?这无疑是白费力气,很快,我就放弃了。回到了一堆破旧卡扣堆里,继续做这无意义的工作。“给它拿点吃的吧,快快!”父亲显然被这突然闯入我们无聊世界的小生命吸引了。他督促我那些水和食物,几个同事附和着说:“给它点水说不定就飞下来了“

? ? ? ?很快,我端来了一杯水,还有一把小米粒。放在它卧着的,高高的钢结构架下面。不知道它能不能看见。它好像看到了,毕竟也是宠物鸟,我们这边的生态环境是没有它的野生栖息条件的。这一定是某个家里跑出来的,它的尾羽看起来很稀疏。可能是在寻觅,和奔波的途中弄伤的。不知道它有着什么样的经历,只感觉它在寻找一个家。这是一个看起安全的落脚点:有着躲避阳光的大棚,周围是麦田和小水渠。棚下有几窝麻雀和一窝斑鸠。

? ? ? 我是不感兴趣的,反而期待它飞走。能够找到它原来的家。它的主人一定很着急吧。而且它的前半身很干净,卧在梁上不停的叫着,它可能还有伴侣。毕竟京东上的灰鹦鹉八十块一对,经常是成对卖出的。

? ? ? 一间我想到了自己,于是不敢看着它。

? ? ? 但父亲更来兴致了,拿着食物吸引它。我觉得很有成功的可能,它显然飞了很久,而且可能被猫,跟乡间的游隼袭击过。

? ? ? 我继续着手里的工作,想着如果它留下来,父亲也多了个伴。一瞬间,从小到大经历涌现出来。?是啊,如果父亲能够多陪陪我。

? ? ? ? 从小他就没有怎么出现在我的世界,父亲,甚至母亲,对我来说就像一个符号。我想这只陌生小鸟一样,盲目的奔波成长着,因为自己盲目的飞翔,承受着可能致命的危险。而没有人告诉我:“这是致命的!”

? ? ? ? 忽然,小灰鹦鹉扑棱着,飞翔父亲高高举起的手!不觉的,我笑了,像多年前,我飞向陌生的环境一样!仿佛间,我看到了?父亲如何逗小鸟的景象!一副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画卷展现在我面前!我感动着,仿佛当初的我,飞像了一个温暖的世界!

? ? ?但现实,是残酷的!是不可理解的黑暗!是血腥至极的!

? ? ? 明明它已经跃向了他,这是我无法做到的,一瞬间对父亲的崇拜油然而生。但是父亲有力的手掌狠狠地握住着这只,已经受尽折磨的小鸟。它发出了绝望凄惨的呼喊!在父亲无情握紧的拳头中绝望地挣扎。但是紧握的拳头是它的翅膀和羽毛诡异地炸开!像从天空坠落的,爆炸后烟花的残躯。

? ? ? 父亲紧握着小鹦鹉,他没有理会小鸟凄惨地叫声。如同这么多年,我父亲心灵地呼唤。

没有人告诉我往哪里飞!哪里有危险……

? ? ? ?它发出哀求般的叫声,一瞬间,愤怒和血腥的感觉涌上我的心头。我质问父亲:“你是怎么想的?它已经飞到你的手上了,你还要握紧它?”?父亲回头不在乎的说:“我要养它。“

“它又养不活,你强留它,就跟麻雀一样,不吃不喝很快就死了,不是它心甘情愿的要留下的。它已经自愿飞向你了,你脑子抽了?”我这样说,心里想:父亲从来不会这样想,因为他不是会动脑子的人。

“快拿剪刀8<来!”

“你拿剪刀做什么?”

“把它翅膀剪了,不然飞走了”

“剪了,你为什么要剪了?还不如弄死它,把翅膀剪了”我无力地说,一瞬间竟然有些奔溃了。

父亲就这样保持着紧握拳头的姿势,小鸟依然诡异地炸着双翅和羽毛。头无力的左右垂着,但是成功地咬了父亲一口,血流如注。

一瞬间,我心底感到一阵快意。

? ? ?父亲还是把小鹦鹉放开了,它惊惧地飞走了。

我面无表情地继续着工作,心里波涛汹涌。

父亲握紧小鹦鹉的时候,我自己的一生如同走马灯一样闪过。和父亲没有心灵的沟通,妹妹,也只是我童年的复制品。我们都漫无目地活着。忽然明白了我的这个想法:如果真的被父亲剪掉飞羽,我会直接攥死它。如果它不能依靠自己自由地飞翔,那就不要可怜的活着。

? ? ? 我明白了,也羞愧着。妹妹还两三岁大的时候,我确实这样做了。但是想到,每个人都有自己选择的权利,我们都有自己的价值观,谁都不应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谁的身上。于是我放弃了。

? ? ?如今,和我想象的一样。父亲只想要一切都像他想的那样,和没有翅膀的小鸟一样,栓在他的身上,来取悦他。凭他施舍的可怜食物而活着,但在他看来,这是他的伟大:我养你了。

? ? ? 我想到了悲惨的自己:??原来拥有飞离一切的翅膀,却因为缺失的一些东西。愿意不顾一切飞向它,却被无情的束缚。这是不可能改变的结果。我只是取悦他们的工具。我和他们,是永远难以产生心灵的沟通的。我发出的,只是永远无回应的呼唤。只是取悦他们的鸟鸣。

? ? ?而妹妹,也只是下一个被抓住的小鸟,就像它已经在挣扎地命运。

? ? ?而我,已经失去对食物和水的兴趣。我的天空死去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