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我脑海里的它们

几年前,我在社交网路上看到了一张图片,那是两只黄色的小土狗,从地洞中探出头来,眼神中带着惊慌和迷茫,文章的标题是《快消失的中华田园犬》。我当时是不相信的,只是匆匆瞥过,但却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只是当我如今在平台上,看到了一些视频,也在街道上看到了好些流浪的“串串”时,我突然意识到,从小陪伴我玩耍的土狗,正在走向那条道路。

图片[1]-存在我脑海里的它们-宠物乐园

从农村到城市,有三只土狗陪伴我走过这段人生。

第一只是浑身雪白的土狗,奶奶给他取名为:小白。在我3岁时,它就在我家生活着了,当时几乎所有人家都会养一只狗,也没有什么系统的称呼,当时的人们就土狗、土狗的叫着。

我后来问奶奶为什么叫“土狗”,奶奶随口答到:因为是在这块土地里长大的,所以也都叫土狗。

小白是一只非常温顺、听话的狗,准确来说,是非常听我的话,在农村有太多稀奇玩意了,我每天都会叫上小白一起往后山上跑,后山有一片竹林和农作物,我就会坐在地上,折下红薯的茎叶,将长条茎搬折成小块,长的看起来就像一条项链,短的就像耳环,我把这些都戴在小白的耳朵和脖子上,它也坐在我旁边,很配合我的玩闹。

图片[2]-存在我脑海里的它们-宠物乐园
图片来自网络

玩累了就回家,有时奶奶出去农作还没有回家,而我没有钥匙开门,我就会和小白一起钻进狗窝里睡觉。后来奶奶提起这件事时,还会笑话我说:“我当时找不到你在哪,到处找啊,结果在狗窝里找到了你,睡得可香勒!”

后来在一个雷电交加的夜晚,小白跑进雨里,就再也没有回来,第二天我醒来找,奶奶说是被雷劈死了,找不到了,当时我非常伤心,每隔几天都要问奶奶小白回来没,我不相信它死了。

图片[1]-存在我脑海里的它们-宠物乐园

第二只土狗是爸爸带回来的,当时还是一只小奶狗,也是一身雪白,爸爸叫我取个名字,我一时想不出来?,我爸说:要不叫小白?我回答不行,但我也实在想不出什么名字。见我磨磨蹭蹭,最后我爸拍板:“就叫阿莲!”,我听着也挺好听,就点头答应了。但后来的我十分后悔取了这个名字。

或许我爸认为的是这个莲,但当时我潜意识里认为是这个“怜”。

阿怜是一只领地意识很强的狗,和小白不一样的是,它除了我们一家人,对于其他来到这里的人都不欢迎,非常警惕,但后来我发现它不欢迎也是有程度的,我们家里有时会和村里其他人吵架,后来每当那个人路过我们家时,阿怜就会恶狠狠的冲着他叫!没有吵架的,它只是紧紧盯着看。

阿怜也非常听话,有时到了饭点,没见到狗影,我便会站在门前,大声呼喊:阿怜!阿怜!阿怜!

不一会,我从门前栅篱缝隙里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飞快跑回来。

在农村一般人吃什么狗就吃什么,剩菜剩饭,泡一点清水,它会大口大口吃得很香,偶尔有点骨头、鱼刺,我有时也会把自己的水果分它一半,它也什么都不挑,来者不拒。

所以在我听到朋友说他的狗不能吃有油盐,甜的东西也尽量少吃的时候,我非常惊讶,因为和我的完全不一样。

图片[1]-存在我脑海里的它们-宠物乐园

阿怜,真可怜……

这句话是我在村里一个玩得好的姐姐嘴里听到的,当时我愣了一下,有些生气,叫他不许这样说。但后来的事实证明这句话没错。

我因为上学原因,都搬去了城市,奶奶因为爷爷生病,来城市照顾他

图片[5]-存在我脑海里的它们-宠物乐园
图片来源网络

,只剩下阿怜在农村老家。请了同村亲戚每天喂食,这样持续了一年,偶尔回去看阿怜,它也兴奋跳起来迎接。

我提出袋阿怜去城市,爸爸拒绝了,后来他瞒着我把阿怜卖给了别人 。

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但我什么也做不了。

第三只是从农村别家领来的小土狗,这次带到城市的家里,我给它取名为:小花。因为它的毛色是花色的。

带到城市里,小花很敏感,一点风吹草动就汪汪叫,吵到邻居来投诉。家里来了人,也是一直叫,最后我爸受不了就送回老家了。

至此,这段算是结束了。

这三只都给我留下了深刻的记忆,想起它们,眼泪还是会不自觉流出来。

小花是陪伴我最短暂的一只,当时没办法只好送回,现在想想,应该先给狗狗做脱敏,带出去适应城市环境,它们是可以养在城市中的,希望大家做选择时也能多看看土狗,它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这块土地孕育出来的。

图片[6]-存在我脑海里的它们-宠物乐园

这些都是我小时候的事情,距离今天也不过就二十年,它们的处境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文笔不是很好,就是记录一下自己心情,如果能唤起大家童年对于狗子的记忆,大家也可以记下来。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