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没有准备好

? ? ? 今天,如约去老柏家那边捉猫。老柏家在村子里,二层小洋楼,一网摇床悬在院旁凉棚下,家里养着鸡鸭鱼兔,院子晒着小猫小狗,后山种着桃李蔬菜,家前载着柚子桂花,向外望去风吹稻苗,坐在家中细听雨蛙。老柏下厨做了一桌好菜,饭后就马不停蹄带我去她打听到的养猫那家人的方向。

? ? ? 我心心念念,从年初开始让老柏帮我问,到今天,刚好端午节,乘着回家去逮它,一路走着,还有些激动。穿梭乡间小道,走过田间地头,来到了小猫的家。一只小黑猫,像粘了两颗纽扣的小煤块。主家抓到的那一刻,我的心嘀咕了下,我害怕了,它惶恐的眼神、慌乱的四肢,做着最后的挣扎。那一瞬间,思绪涌上心头。也许,它知道要被我带走了,去到一个从未到过的地方,呆在一间白天基本没有活物的围墙里,从此,它将失去一切,见不到蓝天和白云、春秋与冬夏,我成了它的唯一,此外便只有孤独,“喵喵喵…..”连回音都没有。

? ? ? 提着装猫的袋子,它动了几下,便接受了命运的安排,我的手倒是有些发软。我竟更害怕了,这不只是一只猫,而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它的生老病死,看到了我的喜怒哀乐。我退缩了,这是我所无法承受的生命之重。带着这个小家伙一路上有些六神无主。告别老柏的爸妈,提着这个小精灵,老柏送着我走到了出村的三岔口,我犹豫了。我想,我要送它回家。

? ? ? 也许,我是孤独的,却也不想造出另一份。

? ? ? 活在乡野间,才是它的自由。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