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愿我特殊的家人在汪星能够开心快乐每一天

一些个人经历想法,大家不喜勿喷,如果错字或者可以语言不当,望指出

图穷匕见

因为是在农村,所以家里爱养只狗看家,我们家从记事(大概四五岁吧)就养了很多。可能是小孩的独占欲,我姐,我,我弟,我们一人一只,不过每只狗大家都很喜欢的,没有什么这狗是我的有什么过多的偏爱,大概就是向别人介绍时“这狗是我的”会很酷(毕竟还是孩子)我想介绍一下我的小狗—小白,不过全白的,是有点黄斑的小母狗,长得很可爱,她还下过很多可爱的小狗,记得有次下的一只小狗特别的可爱,就是看一眼就爱不释手的那种(那个时候我大概九岁),但是后来给别人了,我还不要脸的拉着小白总跑人家家里去看,(给的村里亲戚)没办法,又送回来了,我妈在我们不知情送到了更远的地方,那个时候抱着小白哭了好长时间,不知道现在那个狗狗还好吗。小白啊,还是很温柔的狗狗,在我生病的时候,叫她一声,她就像能感知到你不舒服一样,不会像平常那样闹腾叫你一起玩,而是慢慢地舔舔你或者静静地卧在你的身旁。也是个小傻狗,她会把我妈种的西瓜秧吃掉,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吃 ,就是感觉怪傻的(我爸妈都很喜欢狗,不会存在食物不够的情况,我妈知道秧苗被吃也不会怪罪她)。

我姐和我弟的狗都是公狗,分别叫小虎和小迪,小虎是经过训练被亲戚送来的牧羊犬,是看家的好狗,就是第一次相遇不太好,他老对我叫,我头一回看见大型犬,魂都要吓没了(大概七岁)我姐比我大七岁,她可能觉得小虎很帅吧,很快就相处好了,现在想想,小虎是不是在家里年龄最小的我下马威(当时我小弟才两三岁,先不算数)后来混熟了,就很好了,我经常摸他的大爪子,虽然并不是很软,影响最深刻的一件事,我站着不知道看什么东西呢,他突然就把他的双手放到我肩上,我个子也不高,一回头,我还得抬着头看他,看着给黑恶势力似的,不过不得不承认他是真的帅啊。接下来是小迪,他和小白是兄妹或姐弟,是我没记事前的一个狗下的,他本来是我姐的,后来我小弟记事后,忒喜欢小迪,长女让着老幺的情节就发生了,我姐就去找小虎了,实际他们俩划分的没多清楚,小迪啊,是个有反差萌的狗,村里狗多嘛,他就跟个小混混似的天天找狗打架,带着一身伤回来,舔着自己伤口,整的自己还挺帅似的,然而他怕鞭炮,和年兽性质差不多,每年必备节目就是看他躲柜子底下,怂的一批,有的时候小白还会来嘲讽,(小白对小迪的性格是特例,和对我们几乎是相反的,可能在一个窝里的时候结下啥梁子了)

我们家啊,后来又添了很多新成员,小白生的小鳄鱼留在了家里,也是个小公狗,这狗智商情商高得离谱,智商高不是说他会算数啥的,就是他总把我们家大门打开,就是那种门栓,他能给拨开,搞得家里必须得上锁头,情商主要是他给我爸妈逗的特别开心,挺厉害的小狗。

后来就得说是下一时期了,名字开始怪异了,帅帅,果冻,奶茶,土豆,额……帅帅和奶茶是母狗,果冻和土豆是公狗,这名可不是我起的,帅帅也是只牧羊犬(还是那个亲戚给的),与小虎相比,差别太大了,但和小白很像,让我找到了小白的影子,她是我姐的狗,我姐这回可真的是……买了贼多东西,破费了不少,不过我不得不承认帅帅很乖,很听话,我是负责每天牵她出去遛弯,(我姐平时不在家,那时她在上大学)她兴奋的像个孩子,我整整溜了她初中两年多,然后她产生了习惯,每天晚饭我一起身,就巨兴奋,哎,后来我上高中,一个月只能回去一次,待的时间也不长,真的很想歇一歇,但是看到她兴奋的样子,我无法拒绝,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拒绝后,她会一直在我身边号叫,让我带她出去。果冻和小迪很像,都是小花狗,连花色都差不多,性格也差不离,爱打架,求生能力很强,有很多次被抓狗的逮到,然后自己把绳子咬断跑回来,因为每次回来身上都还有剩下的绳子。土豆是寄养在我们家的一只马犬,还真是个狗中种马,性格我很特殊,像只狡猾的狐狸,我还形容不出来,开门技术一流,总从庄里偷鸡,要不是他长得像狗,我真要怀疑他是狐狸了。奶茶,我姐起的名,不亏是她,她比上面三位来的晚,是帅帅的女儿,牧羊犬,性格像个自卑的小姑娘,很容易被欺负,但是因为一件事她不怎么出门,帅帅下的这窝崽,最后有三个都过满月很长时间了还给不出去,可能他们已经成为好朋友了—雪碧,可乐,奶茶,最后分别在不同时间抱走了雪碧和可乐,可能是因为他们俩个出了大门再也没有回来过,奶茶就害怕出门了,我倒是希望她一直害怕。

土豆这个狗中种马带了下一时期,毛豆和毛毛,这名也不是我起的,行吧,贱名好养活,最好吧,说实话这俩我不是很熟悉,我上高中了,没时间回去,毛豆是土豆和奶茶的,他………算了下一位,毛毛是土豆和帅帅的,额……是的土豆搞了母女,这是我们家的疏忽,本来给帅帅吃药了,结果还是…毛毛啊,她改变了我呢。

匕首

从头开始吧

小白,小迪从我四五岁开始陪我,七岁左右小虎到来,十二岁左右小鳄鱼到来了,在我本命年就是2016年,(这个传染病不是长期症状的,是那种突然复发然后死了,那个时候我们这边死了很多狗)小鳄鱼感染传染病去世,他死在了家里的车底下,因为我在上学不知道这事,也没看见遗体,时隔半个月,小白,小迪相继被毒死,小白……她…死在了家门口,我正好放学回来,明明中午还和我道别,晚上迎接我的不是她的呼喊声,是她的遗体,那个时候小白的遗体不是冰冷的,僵硬的,应该是刚离开不久,就差那么一点,我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小迪是第二天白天中午我看见有只狗躺在隔壁废弃的老房子的院子里,那个我这辈子都不会认错,昨天我还和他一起为小白而哭,今天他就…。没过几天,小虎本来岁数就大,他刚我们家的时候就不小了,在半夜,一声号叫后死在了我们家的院子里,我妈说他也染传染病了,可是我觉得小虎想他们了,才想去陪他们。这一年是我们家唯一狗狗中断期。

这个时候,我就决定,说什么也不找属于自己的狗了,也不在狗身上附注太多感情,不要把他们当作自己特殊的家人,这样,再有生离死别,就不会这么疼了。

直到2017年果冻,帅帅到来,土豆后来送来的,奶茶是大概2020年生的,2022年今年果冻最后还是被抓狗的逮走了,他不会走很远,我们找了,好久没有遗体,可能他多次逃脱,被盯上了。奶茶刚生完毛豆那窝崽(过完满月了),在某一天被土豆带出去了,那是她第一次出大门,如果论平常我会很开心,但是这一走便是永别,推测被逮了,我们同样找了好久。(这是寒假我快开学的时候)因为疫情,我被封校了,大概五十天没回家,在这期间,帅帅下了毛毛那窝崽十几天后,帅帅,毛豆相继被毒死,土豆被送回去了,只留下一窝尚未断奶的小狗崽,七个只活了两个,送人一个,留下了毛毛。

这一时期的狗,在起初,帅帅和果冻,我就知道他们可能是我姐和我弟对上一时期的怀念,我本来还抱着对上一时期结果的想法,但是我做不到,他们出现在家里,朝夕相处,他们也绝对不是代替品,虽然多少有上一时期的影子,但迥然不同的性格让他们成为特殊的家人,我无法接受关于他们的死讯。

最后毛毛在我封校回来的回家周,我们第一次见面,她刚满月,后来疫情一直也不稳定,我直接上到高考结束回家,我到家前,还在忐忑,毛毛会不会因为不认识我,凶我啊,然而仅此那一次,她就记住我了,很热情的迎接我

毛毛,这是我接触时间最少的,在昨天晚上九点(我家与朋友家就隔三间房)从朋友家回家,那个时候我叫了毛毛迎接我,很热情。十点半左右,毛毛突发恶疾,一声哀号,叫醒了家里所有人,我们这边没有兽医院,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车,我只能不停地给毛毛按摩,叫她的名字,然而在凌晨一点半左右,雷雨交加下毛毛离开了,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着生命的消逝,我们家第二次中断期。

毛毛让我明白无论多长时间,我还是会喜欢这些特殊的家人,怎么也接受不了他们的离开,那么就在这里终止吧,

我知道狗的一生很短暂,他们用一生来陪我度过一段时光,我却无以回报,虽然我无法接受他们的离开,或许换作其他人照顾更好,但是缘分让我与这群可爱的特殊的家人相遇了,那么我也会铭记他们。?

在时间与空间交织的宇宙,我想你们一定来自一个可爱的星球,你们来到地球给大家带来了美好的的回忆,现在,你们又回到了那个星球上,要好好生活啊。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