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猫非猫》后随笔

又读完了一本新书,想着要写点什么,于是就写了。

其实好久之前就像试试在完全没有约束的情况下写一写关于书的介绍和感受,不过我一向是想做的太多,真正动身去做的事又太少,所以就拖着了。毕竟顶着“懒神”这个名字,连拖延都多了几分理直气壮的意思,要是不拖延,那不成“勤奋神”了嘛。

上一次写和书有关的文字,大概是在我还是个猫的时候了吧,年代久远,对当时写了什么,甚至于读的是本什么书都不大记得了,反正用着稻草捆扎成的人偶当做肉身的这个我,是不记得自己有什么看书写字的爱好的。

一句一段、胡乱加的逗号和文章结构散乱算是在互联网的“熏陶”下养成的坏习惯,见谅。

这次读的书,书名猫非猫,这名字取得挺有意思。猫自己是不会认为自己不是猫的,那便只能是人赋予了猫超出“猫”的意义,于是便“非猫”了。至于猫有没有用它们独特的方式流传着什么名字是“人非人”的记载或歌谣,现世的我便不得而知了,毕竟我只见过人自称猫奴,却是没见过有猫说自己是“人奴”的。不过想来应该是没有的,猫这生物天性就自由散漫且自我中心,它们之间就是真有什么复杂的交流,恐怕也是什么“本喵的美貌天下无双”“统治地球指日可待”之类的,总之主角断不会是“两条腿的无毛无尾猫”。

《猫非猫》这本书的封面大体是黑色的,靠右三分之一的地方却是金色上有些乱七八糟的线,像是谁家的“蒲公英猫”去印金色的那刻板上打了个滚,于是这右边的三分之一便成了一幅金色底色上铺开薄薄一层杂乱无章金色毛的光景(此处本该有图,只是我那部从老头手里传下来、又从学校用到单位的手机前两天受潮了,此刻旧手机里头那数据组成的“灵魂”正慢慢悠悠的对新手机进行着“夺舍”,是万万不敢去打扰的)。书做了三边刷金,似乎是我这样连书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敢于花钱购买的“勇者的奖励”——或者通俗的说,众筹专属。不管什么东西,不管东西有没有所谓的收藏价值,加上专属两字便是令人舒心且愉悦的了。仿佛抱着基本写了所谓“收藏编号”或是被作者签了名字的书,自己便真是什么文雅的大收藏家了似的。

写到这,我情不自禁的瞄了一眼字数,果不其然是到八百字了。一到八百字就想收尾停笔,倒也算得上是什么神奇的应试作文后遗症了。不过这到底不是写作文,也不必卡着字数和时间交,只是虽早已对自己懒散的习性与跳脱的思维早有预料,但也没料都写这么长了都还没写到书的内容,确实有些挫败感。

说到内容,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大体上就是一本猫的摄影集配上散文。照道理来说内容才该是我这篇文章描写的主体,只是图片的部分实在难以用文字描写(“夺舍”此刻才进行了一半,个不争气的,怎么那么慢)我对于并非描写事物本身的文字又向来缺乏鉴赏力,现下是只记得有三只公猫先后与一只母猫产生了爱情的纠葛,又先后离家去寻找远方的故事了(说实话,我从未想过散养的猫跑丢了还能有这么一种文艺说法),小雨说她家这看着不像是养猫的,倒像是个什么“猫咪野化放归中心”。只是那到底是别人家的猫,只要别来啃了我家门前的那小家雀(qiao)儿和那正在我屋顶雨棚上蹦跶着、圆的跟个球似的雀儿,爱去哪个远方,就去哪个远方吧。

从作者的字里行间能感觉到她是认为猫是自由平等的,但一边又以宠物主人自居。若猫是宠物,那哪来的什么自由,若猫是自由的,那哪里来的什么主人呢。半幅郎当的,搞不清作者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本书中倒数第二篇,标题是冬天的猫,最后一段大概是说要下大雪了,她得回城里,要和那只日日睡在床脚的猫道别。下一页,便是写的“流浪者之歌”。也不知这是纯属巧合呢,还是什么巧妙的暗示。只是我自己还是希望她是把猫托给朋友了,而不是去让那小家伙唱那什劳子的“流浪者之歌”。

我本想写的是一篇书评,只是写着写着发现这作若是为一篇书评,那文字实在是太散了,于是便当做写了一篇随笔吧。我对于那位作者的一些不满难免在这篇文章里有所体现,不改了,若看到我这些文字的人里有喜爱那位作者的,那我们便一起求同存异吧。毕竟文字是表达思想的一种形式,思想的表达若是完全客观公正,那便是放了个响而无味的屁,连熏人的价值都没有了。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