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与新生——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贝贝

? 16号晚上我正在家里做饭,我妈突然打电话过来,说是外婆又摔伤了,她得回安徽老家看望一下。今天下午我想起这事,就回了个电话。

? 我妈接电话时正好在外婆身边陪着,我和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说外婆大腿沟伤了,医生说卧床三个月就好了。我又多嘴问了一下大腿沟在哪,学过一点艺用解剖的我好像在期望她说出一个肌肉或者骨骼的名称。

? “大腿沟就是大腿沟啊!。。。”

? 好像这两天全国各地都热起来了,我妈说家里很热,虽然医生说卧床三个月能好,但外婆哪能闲住在床上一直躺着,又热又无聊,一直想坐起来,连我妈在隔壁浴室洗个澡都得问一句去干嘛了。

? “喏,外婆在旁边,你和她说。”

图片[1]-死与新生——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贝贝-宠物乐园
外婆

? 和外婆聊的无非就是那老几样:在外面干嘛?怎么吃的?过年回不回来?在外面不要和别人gang kou(讲口,发生矛盾的意思)。不过她好像听说了唐山的事,这次格外强调让我在外面一个人要小心。

? “儿子啊,我这次摔倒了真的痛死了,我都92岁了……”。听着这样纯粹的表露痛苦的话我一时间有点恍惚,仿佛我已经习惯了“没事”,“不用担心”这样既懂事又虚伪的表达。

? 我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只说了句“你都92了啊,算好了”,回想起来我大抵是说了句不合时宜的话吧。“是算好了,她们也这么说……”她的声音突然变小了,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 我妈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接过手机对我说:“滨啊,有件事我忘了和你说,贝贝死了,是你生日那两天死的。你爸说你过生日,让我不要告诉你。”

? 贝贝啊,贝贝是我家养的看家护院的狗,一只藏獒

? “怎么死的啊?”

? “老死的。”

? “真的是老死的吗?是不是生病了啊?”

? “是老死的,贝贝都十一二岁了,藏獒好像最长寿的也就15岁吧。”

? 确认是老死的我突然心安了,平静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我一直认为老死是一种福气。“92岁,算好了”,说这话的时候我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 “你爸在他们都睡了之后一个人把他埋在了院子后面的空地里了。”

图片[2]-死与新生——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贝贝-宠物乐园
大概在我爸妈后面的空地里吧

? “菜园里吗?”

? “唉!不是,菜园后面不是有块空地吗?你爸说贝贝平时吠的时候讨人嫌,死了还真舍不得。”

? 刚开始听到贝贝死了我都还很平静,听到我妈说我爸舍不得,我突然绷不住了,毫无预感的眼泪夺眶而出。

? 我妈说陕北最近也很热,我爸埋狗那天晚上应该也是晴天吧。我猜,我爸那样木讷的男人在夜深人静的星夜下也会偷偷抹眼泪吧,毕竟是他养大的狗。

? 我对贝贝的印象停留在大四的寒假,那天下午天气很好,我爸拿着推子给贝贝剃毛。

? “也就是厂里不方便弄,不然贝贝的毛肯定不会打节,会被打理的很好!”我爸边剃边说到。

图片[3]-死与新生——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贝贝-宠物乐园
我爸在给他剃毛

? 07年左右到现在,家里一直是开家具厂卖家具为生的,前院后院的有不小的地方,因此为了看家护院一直养狗,大大小小的狗养过不少也死了不少。有从朋友那抓来的也有买来的,死法也是各种各样:被人偷走、(这一段被检测为不适宜内容,我删掉了一些死法……

? 贝贝是最后一只狗。名字是谁起的我已经忘了,总之我家狗的名字都很朴实,有名字的大概就是叫“豆豆”、“毛毛”之类。

? 最开始贝贝是放养的,吃狗粮。有个胖子叔叔看到了贝贝的狗粮,以为是什么零食,抓起来就吃,我爸告诉他那是狗吃的,他不信,说这么好吃的零食你肯定是舍不得给我吃在骗我。后来我爸总是和别人提起这件事,每次说的时候都是一脸褶子。

? 后来贝贝长大了,毕竟是一只藏獒嘛,散养着太吓人了,我爸就用链子把它拴在院子里。不过有一天它还是咬到了一个叔叔的屁股,所以后来一直把他关在笼子里。

? 那是个五六平米,有两个它高的铁笼子,底下四个角被垫高,排泄物得以从笼子缝隙掉落到地面上方便清理。

? 工厂里,条件自然是很艰苦。有时候就在笼子旁边给家具喷漆,排泄物也不一定能漏到笼子底下,吃的有时候也扔到排泄物旁边……因此笼子周围常年是很难闻的味道。不过我倒是不嫌弃它,我一直都很爱它。

图片[4]-死与新生——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贝贝-宠物乐园
把鸡和贝贝放一起是怕鸡被外面的狗吃掉

? 只要是听到闻到生人的声音和气味,它就开始叫,叫的人心烦意乱,尤其是大半夜的依然会因为各种乱七八糟的原因开始叫。当生人进入它的视线,它就开始在笼子里又叫又跳。可能由于藏獒智商不高吧,“不要叫了”这几个字它一生也没理解。

? 每年暑假寒假回家,我进门时它总是要吠两声的。当我走近它,和它说两句话它就又认出我了,趴在笼子里像是做错了事似的抬眼看着我。它有两团黄色的眉毛,平日里看起来就是一张受极了委屈的脸。就是这么一张脸,手感那是真的不错!

图片[5]-死与新生——谨以此文纪念我的贝贝-宠物乐园
我很爱它!

? “年初的时候就老的不行了,人从它旁边经过它都不知道。”我妈告诉我。

? 此刻我想起另一只狗。那天也是我生日,大概五年级吧。那段时间我爸不知道从哪得来一只成年雪橇,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大概是拉雪橇的吧。刚来就是很大一只,很温顺,眼睛是灰白色的。记不清是什么情况它跑掉了,那天天很热,我找了它很久,后来爸妈告诉我它大概是被吃掉了。

? 雪橇失踪那天是我生日,贝贝死的时候也是我生日。仿佛死与新生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

? “那以后还要养狗吗?”

? “不一定,哎呀养狗也麻烦,过年回家啥的也不方便。”

? “可以养一只聪明点的狗,金毛拉布拉多之类的。”

? “再说吧……”

? 这两只在我生日去了的狗,在我的想象中,一只应该在高原的绿色草甸上放羊,另一只应该在深山雪林里拉着雪橇。如今一只老死在笼子里,一只可能十年前就被吃掉了,唉。

? 贝贝啊,以后你就可以在笼子外自由自在的玩耍啦,去吧去吧。如果你有幸能在陕北的荒漠里看见一只灰白色眼睛的帅气大狗狗,一定要问问它是不是五月初二死掉的。是的话那可能就是你的大哥啊!

? 想起来你成年后就一直在笼子里,这辈子甚至没见过异性。出去以后看见喜欢的女孩就去追吧,不过这点你可能像你的小主人也说不定hh。

2022.06.22凌晨,于昆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