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狗

家里曾经养过两只狗。

(一)

之前有一条黑的,记不清具体的样子了。在某个逢集的中午,趁着我妈出门时挤出去了,再也没回来。我哭了好久。

后来一条白棕相间的,温顺又漂亮,虽然只是农村的土狗。一个人在家时,陪我最久、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它了… 唉,它是下午还是什么时候也窜了出去,被车撞死了。我还记得它哀嚎着,一瘸一拐的回了家,然后躺在它平时晒太阳的地方,喘了几口粗气,瞳孔就逐渐变得无神了。那下午我只觉得很难受。当年过年晚上我忍不住想它了,躺在床上偷偷哭。那个时候我还怕过年哭不吉利,但实在忍不住。

它们甚至没有像样的名字。那条黑狗可能会叫“黑儿”、“黑子”;另外一只本来好像叫它“粽子”来着(与“棕”谐音),现在想来也是很不贴切。

把它们栓住,因为不想让它们乱在院子里拉屎、撒尿;让它们一生大部分时间都在那个小破棚、木桩旁度过,因为怕吓到“客人”,甚者跑到大街上去冲着路人咬(叫的凶)。

(二)

晚上院子里经常会有奇怪的声音,那一定是“粽子”在疯跑了。捉到耗子,还会念叨一句这狗还怪厉害。

自家的拖拉机声越来越近,它有时可能是饿了,也可能是寂寞了,会兴奋的叫起来;有时它只是提前跑到大门前守着,不吱声,可能是想趁着开门跑出去玩玩。它肯定比我听到的早,但是很多时候我们跑的一样快,像有默契似的。

(三)

我还能记得“粽子”刚来的时候,好小一只,趴在搪瓷盘前吃泡的奶粉和饼干。后来大部分日子就是剩菜、剩汤拌麸子了,没开过几次荤。

家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大事,它经历了我们翻修房子的那段时间反正。

图片[1]-我与狗-宠物乐园

写这段字的中间,忍不住鼻子发酸。也不知道是因为那陪伴我长大的狗,而是因为别的。只知道窗外的雨哗哗作响,明天一定会溅到浑浑噩噩的人身上和从来没有任何存在感的地上。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