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猫之二

一千猫之二

?

?

罪恶的猫车历经15小时的追踪,终于被拦截成功。但是,当我打开地图发现,吉安到南京近八百公里,导航时间9小时以上。。。不详再次笼罩——第一,那些猫就这么困在笼子里?然后,谁在挡着猫车,警察会在服务区等上9个小时甚至更多?然后,我们如何去把孩子们带回来?把卡车带到江西还是在江西找卡车?这么多笼子,至少要几个小时转移,哪里有人手?期间猫车押车的人如何解决?这些都马上浮现出来,成为新的困境,似乎看不到解决方案,乌云再次遮天蔽日滚滚而来。

?

这时候,李把这些信息发在了全国动保群,很快激起群情,各地的朋友纷纷表示援助之意。紧急时刻,有人相距万里,有人身不由己,都无法亲临现场,而这时候在猫车现场随时都可能发生变数,守住现场成了此时最重要的任务。

?

李跟我说,明天一早就去吉安,有问题吗?

没问题,我来联系其他人。

?

?

第二天一早,我开始联系那几位硬汉。不幸的是,他们都事务繁忙,或者畏惧前途,纷纷退出。新的麻烦又来了——直到现在为止,一直跟踪猫车的人都不知道猫车上的情况,有?几人押车?惊弓之鸟的他们是否有所应对?对我来说,如果硬汉们不能随同,那么我一个人能应对利令智昏穷凶极恶的山贼吗?从物理和生理角度来看,毫无疑问是不行的——就是说,一旦猫车里人的反抗,以我一个人或者还有几位阿姨,想把猫车安然带回是不可能的,猫贩为了钱铤而走险武力脱离完全是有可能的。

再次打电话约其他人士,结果还是不能同行。这时候,李紧急问我人手是否充足什么时候可以出发?我只能告诉她,没问题,我一个人就OK,随时可以出发。因为我的车在大修,所以,李的南京群友陈先生提供车辆,在此表示感谢。

中午两点左右,我拿到了陈先生的车,去李的定位地点接她。这时候,江西的情况非常危急——吉安当地动保人士小芳女生和张女士孤身在服务区拦着猫车,但是猫车司机非常险恶,恶言以对,她们快撑不住了。这会儿时间就是一切,堪比黄金。

?

按照地图显示,在离地点3公里的时候,我就发了信息:我到了,赶紧下来。但是,即便这样,我还是在她家门口等了十几分钟,多次电话催促之后,李小毛才姗姗来迟。

?

额。。。嗯,我就不去描述她了。我一生没什么成就,也无特异功能加持,但是,多年来对人和社会的分析和了解,让我天眼开张,对人的第一次扫描能力极强,这是我最大的才华了。不管是选演员还是大街上擦肩而过的众生,一打眼,我大概其就能知道这是个什么人了。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李,但,这不是我认同的入群,就任何事务性活动来说,这都不是我想与之合作的人。

?

来之前,我电话里跟她说,一上午都在联系各种事情,没吃饭,你买几个包子带上。但是,李拉着我去了一家沙县小吃,每人来了一碗功夫炒饭。写文字的时候,看到了李小毛发出的辩词,说全程吃喝都是她付钱。怎么说呢,嗯,确实如此:我的这碗鸭腿功夫炒饭15元,虽然非常难吃但我亦致以崇高敬意和谢意。。。吃饭期间,李就开始了各种电话语音,吃饭速度及其缓慢。虽然第一次见面,我还是没忍住催了她一次:赶紧吃完,有话路上说。

与李同行还有一位小伙子,沉默寡言,表情严肃。但是,整个过程中,这位小伙子办事能力强,并且非常勇敢,起到了比较大的作用,一路上我都对他表示感谢。

?

大概下午4点整,我开着一辆灰色奇骏,李小毛坐在我旁边,小伙子坐在后面,三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驶入江北快速,一路南下,直奔吉安而去。

?

去的路上基本上没什么事情,李一直在全国群里联系各种人士,因为据说很多人都准备出发上路,要在吉安汇合。特别是之前合肥权势人士,电话里指挥交警拦截的那位。实际上最终上路的只有南京一车三人,然后就是九江的九位了不起的动保人士,再次致以谢意。

?

据说新交法放宽了限制,我基本以140公里的速度狂奔,如果陈先生稍后收到违章罚单,请跟我联系,我来承担。但是,这一路我有两个疑惑再次浮上心头:1,即便如此高速,在安徽境内,我们仍然开了好几个小说,卡车肯定没我快。那么安徽交警,你们是如何在这么长时间内,让这么大一个卡车从你们的各种昂贵设备中安然消失的?2,安徽高速出奇的好开,昨天下午,李女士们也是开着小车,是如何没有追得上一辆老旧的卡车的?

当然,到此为止,我仍然对李小毛以及她的行为和付出表示非常大的敬意,做的很棒,了不起!

?

路上,虽然李离我只有半米距离,我不太想跟她说话,而后座的小伙子又不善言辞。李拿着电话,打开了滔滔模式。从对话中听出,这其中大部分都是跟全国群友沟通,也有她的熟人。但是,这些声音中传来一个让我敏感起来的词——不用客气啦,不用转这个号啦。谢谢啦!我不是阴谋论者,但是我想我个具备判断力的人。什么意思?不用客气?转哪个号?最终致谢?因为什么?口头感谢的话语她们一直的寒暄中都已经互有表达了,那么这最后的谢意是因为什么?

?

第二天,我抵达糗糗基地时,有人跟我聊天的时候,我的预感得以验证。一位大姐看得出来非常善良,跟我几人聊天的时候,她说:“我很早就在一些群里看到这个事情,心情非常难受,也非常敬佩李小毛的行动。看她在群里说,一会跑到徐州,一会跑到安徽,很不容易。所以,我转了500块钱给她。”旁边的另一位大姐还啧啧不安,觉得不妥。

那么,我在车里听见的对话是表达了别人金钱资助的谢意,这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了,而且后面归途中,这种电话(因为李小毛在全国群里留了电话)不低于四次,我基本上听得清清楚楚,很多人因为李小毛的初步举动已经大慷其慨,纷纷解囊。

?

因为,李的电话实在是太多了,而且吉安那边情况瞬息万变,一会说,不让喂水,一会说,农业局的人要把猫车交给司机等等。李此时心情似乎非常放松,跟她的朋友们聊的起劲,我有点生气,对她说,您别老聊天,回头江西那边有什么变化,您这儿电话占线,多耽误事啊。

李明显不悦,但是不得不放下电话。为什么会不停的阻止她打电话?有三个原因:1,确实是严重影响信息传达,时间不等人;2,噼噼啪啪不停的说话,脑子肯定会乱,李目前是全国群的信息汇集点,一定要清晰面对梳理各种信息,不然全乱;3,李是典型的文盲小市民,简单的话翻来覆去说不到重点,逻辑混乱,基本的常识甚至地名都说不清楚。而且声音尖刻,越来越多的毫不掩饰的南京脏话,在我耳边嘶嘶作响,实在是让我非常崩溃。所以,昨天,他们离猫车那么近,又一次次丢失猫车轨迹的原因就显而易见一目了然了。

?

麻烦的是,电话停下来了,事情似乎也停了下来。此时,我知道吉安服务区此时只有小芳一人坚守,九江人士仍在路上,而我们离着350公里以上。我让李不要再联系无关紧要的人了,赶紧跟吉安和九江的朋友联系,随时掌握情况。李似乎才醒悟过来,赶紧跟江西通话。但是,情况突然变得再次紧张起来。

?

什么?!吉安农业局的人说猫车证照齐全,要把猫车交还给司机?为什么啊?他肯定证照不齐啊?那怎么办啊?李在电话里惊呼起来。

空气骤然紧张了起来。我气得说不出话来,赶紧拿出电话联系北京朋友,去找农业部的关系。但是,周末,各种事物进展极慢,久久没有回复。我跟她说,只能让江西的动保朋友辛苦一下,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到。

在此,再次感谢吉安动保小芳女士和高安动保张女士,你们以弱小之躯拦住猫车,在所有职能部门人员撤离后仍然坚守在猫车前,阻止猫车逃离。你们的举动是整个行动中最重要的环节之一,非常感谢。

我只能继续深踩油门,除此之外还能有什么办法呢?整个情势再次恶化,眼看所有努力即将化为乌有。整个车厢一片沉默。

?

就在此时,李再次通话,言语间情绪变得开心起来。放下电话跟我说:好了,有救了!

怎么了?怎么解决的。

李小毛有点开心的说:我们南京的一个庄园接手了这个事情,第一庄园愿意接手全部的猫。第二,庄园愿意给司机运费,让他们把猫车开回南京。猫咪有救了。最后,李小毛还再次肯定了这个策略:司机不就是求财嘛,那就给她钱,让司机拉回去呗。

我有点缓不过来,一时发蒙:就这么解决了?司机这么快就同意了?是什么人,哪个庄园?

糗糗庄园。李小毛说。

?

哦,糗糗?

?

一年前,小区里喂猫的几位邻居非要拉着我去一个地方:谷老师,今天你一定要去,带你去一个你梦想的地方。那是我第一次去糗糗庄园,老实说,震撼到我了。面积非常大,规划的特别好,各种措施细致到位。邻居说,谷老师,你不是想做一个这种庄园吗?让你来学习。

?

后来跟糗糗简单聊了两句,她非常明确的告诉我:糗糗的策略就是以商养善,目的是希望收容能力更强,让它们活的更好。但是,当我聊到继续扩大发展话题的时候,整个情绪不仅没有兴奋,却明显感觉到糗糗脸上的愁虑。后来她们跟我说,因为糗糗发展的好,所以,遇到了很多很多阻力,难以想象的阻力。

?

后来,我也一直在糗糗买猫粮和罐头,有时候因为发货时间还跟她联系过一两次。其中一次还发了脾气,所以呢,我想我跟糗糗也算是熟人了。

?

什么?这个猫车是糗糗花钱买下来了?

是的。李小毛明确的回答了我。

?

但是,随后李和江西的沟通又陷入毫无逻辑言语不清的状态中,我怕其中有什么闪失,决定给糗糗打电话。

?

大概在夜里11点左右,我给糗糗打了电话,告诉她,这次是我开车去江西接猫车的,跟你确认一下,是不是糗糗介入并且让司机返回?糗糗在电话里明确确认,庄园出手,已谈妥,我们随车护送返回即可。整个事件发展到一半,我才知道糗糗庄园介入此事,并且时隔一年又一次跟她通话。

?

?

江西发来消息说,我们不必去吉安了,因为司机已经同意方案,愿意把车开回南京,南京的车要调头,从九江下高速,在九江南等待猫车和九江押送车辆。随后,九江飞扬的飘加了我的微信,我跟她再次确认计划,得到肯定答复。夜里十二点不到,我从九江出高速折返,12点整出了九江南,在路边熄火等待。

?

路边熄火期间,李小毛跟我说:我非常后悔把猫车给糗糗,你看,四个人跟我说,不能给糗糗。

因为我非常讨厌文盲中年妇女的那点屁事和旨趣,所以我语气很不耐烦的问她:为什么不能给糗糗?

李小毛支支吾吾,说,反正是不好。我不放心。我跟你说,一个月后,这些猫就不见了。

我问她:一个月后,你这个有点太耸人听闻的吧。糗糗会干吗?把猫杀了?那她不是有病吗?

李小毛说:不一定杀了,可能更坏。可能会卖给猫贩子。

我非常厌恶这些无脑又无耻的言论,对她说:糗糗化七千买下这些猫,我之前抓偷猫贼的时候问过,他们说一只猫10块钱。如果有一千只猫,那么糗糗能获利一万。大半夜不睡觉,折腾好几天就赚三千,这活儿你干吗?有病吗?

此时,李小毛无法反驳,但是,她们立场很坚定,认定了糗糗一定会不合她的心意,那就一定不会好。什么道理逻辑事实,我都不信,我都不管,我就是觉得我是对的,她们是错的。

我又跟她说:再者说了,这批猫现在已经全国知晓,所有事情都在眼皮子底下。别说把这千把只猫卖了,就是卖一根腿毛,也会被知道被放大的。做慈善唯一的财富就是信誉,她为了三千块钱赔上信誉,是她有病还是你有病?

旁边的小伙子看起来对她一直是言听计从,但是,这时候也对她说,你想多了,这怎么可能呢?

?

这次对话,不仅让我对李产生了更严重的厌恶,更重要的是,我看出了表象之下的不寻常的迹象——换做是我站在李小毛的身份和角度,我应该高兴才对,因为救猫的事是我提出并启动的,但是,中间过程千辛万苦,还有花销,还有冲突受伤的可能,一旦失败,则损失更大。现在有人接手了这个事情,而且已经谈妥,还不用我花钱,那这不是天上掉下来的好事吗?我只要在车里呼呼大睡一觉,天亮了,回到南京,我只需要接受震天动地的膜拜就好。

反正作为全程当事人的我来说,我如释重负,一脑门子汗瞬间全消了。之前设想,是先出左拳刺探然后后手摆拳突围来第一波攻击,还是直接闪电五连鞭收场完事。。。诸如此类的屁事全部不用考虑了,因为从根本上解决了啊。但是,此时,李小毛为何郁郁寡欢,拿起电话一次又一次的跟别人密谈?

司机这时候开始搞事,过程大家都知道了,不聊。

?

?

九江动保飘女士带着九位人士把猫车从吉安押送到九江南出口,交给了我们。跟李同行的小伙子非常勇敢,他主动提出坐到猫车上,怕司机有什么花招。他跟我说,这次他们再耍花招,我就抢方向盘拔钥匙。再不行,你们报警就说车上有人绑架,那警察就不得不管了,猫车跑不了了。再次感谢这位姓窦的哥们,你是事件解决重要的环节,对你的勇敢致谢。

?

7月10号夜间二点半左右,我开着车,李小毛坐在副驾,小窦坐在猫车里。在江西九江南附近,载着一千只猫的苏G235BC调头往北,我们带着这些孩子们往家的方向而来。

而此时,糗糗跟我联系,庄园里已经有志愿者不断的到来。

?

?

回程开的比较慢,但是这里也澄清一下,货车基本维持在110公里的速度。对于货车来说,这个速度不慢了,而且这样的话,里面的猫们也不至于太危险,这是我想要的速度。

?

这时候,已至深夜,小窦又坐在了猫车上。车内车外格外安静,李小毛又拿出电话,开始了她的滔滔行动。对我来说,就是完全的音刑。

?

因为夜间,高速上基本上没有别的车呼啸而过,这些对话我听的清清楚楚,大致有以下内容:

1,跟全国群或者其他群里的陌生人沟通,语气非常客气礼貌,双方都表达了敬意和谢意。但是,通话结束最后情境大致雷同——啊,不用不用,啊,转到另外一个号,真的是非常感谢了。大致如此,我想情形跟前面说的基本一致——那就是接受捐款;

2,跟熟人的电话,此时的李小毛,应该是随着事件的解决而松弛了很多,她跟她的熟人的通话是格外的放松,满嘴脏话,时常哈哈大笑,可以用癫狂来形容了。而此时,车外温度很高,那些猫的命运还未卜,不知死活呢。我纳闷的是,怎么那么多老太太夜里三四点不睡觉?怎么那么多满嘴脏话的老太太都特么聚集在我的耳朵边呢?

但是,骂街爆笑,对我来说都还行,再几个小时而已,忍一忍就是。但是,随着话题的深入,李小毛的阴谋慢慢浮现出来。

“不行,老子花钱买的线索,老子一夜没睡,我得跟她要钱。怎么能就这么便宜了她呢?”李小毛越说越生气似乎。

我知道这里的她是糗糗。

“麻辣隔壁的,明天看见她我就得跟她要钱,我怕她?我管她是谁?”诸如此类的话几乎充斥她和熟人的对话中。

“不行啊,哎不行啊,麻辣隔壁的猫的神那边不行啊,没地方啊,又不打扫,不干净。一百只估计也放不下啊,不行哎。”这是我从她的熟人对话中听到的第二层意思,猫的神这个名字我非常肯定,因为在很多群里都有这个名字。然后,李小毛多次表达了一个意思:这次不行,下次一定让猫的神赚点,下次给她,她也不容易,让她赚点。

“不行啊,别人那边也不行,平安肯定是不行的,放不下啊。麻辣隔壁的,这次让糗糗占便宜了”

听到这里,我已经非常愤怒了。我们想的是怎么尽快回到南京,糗糗那边一直跟我沟通,问我的位置,并且告诉我说医生义工已经就位,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们得救。而你们一整夜所有话题都是谁能赚点谁吃了亏?

?

别说话了好吗?影响我开车安全,别说话OK?这是我一路上不停的警告,但是,大概其有两分钟的作用。看我似乎有点生气,李小毛忽然警觉了起来,非常认真的问我:你是糗糗的人吧?

我是猫的人,谁也指挥不了我,我负责把猫送到最合适的地方。我对你们这些破事没兴趣,你也特?么少说几句,影响我开车安全。闭嘴好吗?此时,我的厌恶值是前所未有的高涨了,但是,更惊悚的还在后面。

?

之前我偶尔在群里回复一下,说李小毛是个极度扭曲的人。文章到此,除了愚蠢贪婪庸俗,还看不出她的扭曲来。OK,继续来看。

?

早上五点多的时候,大概其李的那些熟人熬不住了,都睡了。李小毛无人可说话,跟我起了几次话题都没有回应。假装睡觉不过两分钟又弹起来,再次拿起了电话,而这次电话彻底激怒了我,这是我写这篇文章的最重要的原因。

?

“还没睡啊?我说,你今天就别回老家了,听说今天还有一车,你帮我追踪一下。”因为之前知道她的因果关系,我知道这次电话的是线人。

“不行啊,大姐,我得回家,这车你别要了,你抓不过来。等一阵子,我们再弄,你放心”这几句话我听的清清楚楚,一个中年男性的声音。

“我听说今天还有一车,要不你把车牌号给我,我就给你钱,我替你跟糗糗他们要一笔钱。”听到这里我是很惊讶的,不是因为钱,而是,李小毛之前跟她的盟友说,她已经付了钱给线人了。而现在跟线人通话的时候,她又再次诱导线人提供情报以获得报酬。实际上就是说李小毛的这次行动还没有付钱给线人,而且她之前跟我大概说了不想给线人钱了。并且,随后她大闹庄园的时候,提出要支付线人的报酬,那么这就是两头吃了——那边不付,这边讨要。

我厌恶的看着她,而随后的话让我几乎炸裂。

“哎,我问你啊,他们一般会怎么处理这些猫?怎么弄死呢?”我非常震惊,极度极度厌恶的扭头开过去,李小毛手拿着电话,充满期待的看着前方,似乎在等待一个答案。

“别说了好吗?”我愤怒到极点,大声的呵责她:别说了好吗?不要说话了好吗?

李小毛安静了下来,但是,电话并没有中断。随后两三分钟,李小毛再次对着她的线人发问:“哎,你说,他们是怎么处理那些奶猫的呢?怎么弄死的呢?”

?

别说了!!闭嘴!

?

这次的愤怒让李小毛有点害怕,这以后,她开始了键盘操作,不再发出具体的声音。但是,从大致的语音上来看,她在约朋友到糗糗。是因为她说猫车司机骂了她,她要找人来弄死猫车司机“麻?辣隔?壁的,敢骂老子,敢骂老?子,老子弄?死?你”。后面大概就是这种歇斯底里的个人恩怨了。

?

以上所有关于李小毛的电话内容,我没有录音,但是,并不重要,因为有比录音更清晰更扎实的逻辑,它清晰的表明了事实以及无可扭曲的真实性。在任何场所和任何诉求之下,我愿意为此背书,并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

我押着猫车,在7月10号上午8点五十左右,抵达糗糗庄园大门,当我看到满院子志愿者的时候,一路没有任何情绪表达的我,眼泪开始在眼睛里打转了。

?

?

?

?

?

?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