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有灵:花卷

听老一辈讲,名字贱,好养活。遇见她之前,我没有名字,基因上的残缺,使得种族难以繁衍,夭折亦或英年早逝,压缩着仅存的空间。

是啊,一个不知道何时会离开的短命鬼,要着名字又有何用,于是乎,自我记事开始,便成为了世界上微不足道的影子,一道角落里的风。

我曾被收养过,梦中那双松开的双手,似乎嘲笑着最初的天真,流浪的生活挥舞手臂,为我的出现欢呼雀跃。或许,在不久以后,某个肮脏的下水管道,角落中有一具尸体静静的沉睡着,它很痛苦,也无比释然。

世界是那么大,仿佛拥有一切东西,而我,只有自己。

也许,我应该怨气滔天,指责不公;也许,我应该失望透顶,暴戾恣睢;也许,我应该坦然面对,度过余生。

黑色的深渊上,有声音在轻轻哼唱着,嘘!不要吵,那是一首,安心的歌曲。

歌声里,大门缓缓开启,柔和的光晕轻抚脸颊,感觉真好。

“从今开始,你就叫花卷。”

这算是……名字吗?

懒得去想,最起码,能够有一个舒适的地方窝着,比什么都重要,哪怕是在短暂的时光后就要离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沉浸在新生活的我,似乎忘记了某些事情。

痛苦撕扯着我的神经,甩过一记耳光,讥讽着,我这种角色也配出现在这里。

试图去忘记的,终将会在某一天浮现在脑海。

所期待的,到最后不过是海市蜃楼。

欲望的追求是构成生物的基本结构,最开始的我,希冀着能吃饱饭,不必整日担惊受怕,现在的我,却希望从不存在病患,安心的享受生活。

原来,比痛苦更折磨的,是无助。

闭上眼的那一刻,我似乎看到一双手,与很久之前一样,很快就会放开,只是这次,世界便不再有我,不再有“花卷”。

嘭嘭!嘭嘭!嘭嘭!

这熟悉又陌生的节奏中将我托起,这是我的心跳?不,不是。

仿佛,我又听到了那首深渊之上的歌曲。

代表痛苦的魔鬼不断逼近,却又在某一刻惊慌失色,再次沉寂在基因深处,等待着某一刻在此苏醒。

手掌被包裹的温热,睁开眼的我,见到了她。

你不曾离开,对吗。

我就知道。

“你们村子已经不要你了,以后再也不要想着回去,敢扔下我,为了惩罚你,以后的日子我每天都要亲你一遍!”

哦,我敷衍的应了一声,不再看她,却在心中嚎啕大哭。

这一次,命运再也没有去开残酷的玩笑,被重视的感觉,是这般珍贵。

?

你知道,我对世界不再抱有幻想;

你知道,病痛的威胁从不曾离开;

你知道,终有一天我还是会离去;

?

可你不知道,我对你是如此的感激:

感谢你,为我哼唱深渊之上的歌谣;

感谢你,不曾放弃基因疾病的希望;

感谢你,让枯燥生活有了新的方向;

.

“你好呀,我叫花卷,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注: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为同人创作,切勿联想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