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乖露露

露露,是家里的宝贝疙瘩。全家都非常喜欢她,我尤其宠她。

7月29日,她走了。走的非常快,我们都还没做好准备,还以为她能活到15、6岁,再多陪我几年。露露就像我自己的孩子,带给我们全家很多快乐。

我很庆幸有露露陪着的这13年,一点也不后悔在她身上付出的那么多精力和钱。如果能治好她,只要我有,再多钱我也愿意的,然而……

2021年7月5日,拔牙

露露我从小亲到大,那个时候发现嘴巴突然变臭了,东西也不怎么爱吃,有一天看到有个牙齿碎片掉出来,去医院一检查竟然3颗牙裂了,可能是年纪大了咬硬的骨头崩坏了。带去麻醉拔了3颗牙,胡医生主刀,吴院长麻醉;胡医生刀法又好又快,这是第二次给我们开刀了。回来后恢复好嘴又变香啦,又是香露露,活蹦乱跳的。之后再也不给她硬的食物和零食了。

2021年12月17日,开刀乳腺

露露我天天抱着,东摸摸西摸摸,这天突然摸到肚子有硬块,乳头周围一圈发黑发硬。带去医院检查,胡医生说里面结块,但目前还不算大,先回去观察,如果变大再来看。结果很快发现变大,还有液体漏出来,马上带去医院开刀。这次还是胡医生主刀,吴院长麻醉。吴院长的麻醉是果果宠物全院最好的,露露年纪大,其他人都没把握,只有吴院长能胜任。开刀前胡医生比较担心,如果切开发现已经转移到另一侧乳腺,两边一起开的话麻醉时间长,我们露露会挺不住。还好只有单边没转移,胡医生还顺便把胸口的脂肪瘤切掉了。住院几天恢复后出来,露露又是香宝宝,活蹦乱跳的啦。

2022年,疫情乖宝宝

最近1年来露露各种大小毛病不断,隔2个月就要去次医院。去年开刀,今年疫情前又看耳朵发炎,看脚底发红,看干眼症。我买了海露天天给她滴3-4次,每次都里里外外擦干净眼屎;我朋友说他海露是自己滴的,我说在我家海露是给露露买的。露露疫情的时候身体健健康康,一点也没出问题,冥冥之中真的是非常乖,不给我们添很多麻烦。

凶宝宝

2022年7月3日,周日,后腿无力

1号周五送她去洗澡,一个疫情3个月没洗澡,终于商店开门能洗香喷喷了。可洗完澡回来,露露就走路吃力,右后腿一直抖,每次趴下站起都疼的咿咿叫。那边洗澡的人肯定是动作粗暴弄伤她了,本来就年纪大经不起他们折腾,真的后悔洗澡的时候没去全程陪着。

周日还不见好转,带去医院检查,拍片出来股骨两侧关节都严重增生,尤其右侧非常严重。蔡医生说治疗方案,要么手术磨掉增生的股骨,狗狗和人不一样,股骨关节磨掉但是由于四肢走路,恢复后仍能继续行走,但是露露年纪很大了,手术风险高;要么保守治疗,回家吃点关节宝和鱼油帮助润滑关节,如果没效果再考虑手术。

我和我爸决定先吃药保守治疗看看情况。因为按片子的情况,增生非常严重,绝不是一两个月形成的。一直以来露露身上都没看到一点走路不适的样子,让我们觉得这也许没有医生说的那么严重。

7月5日,止疼药伤胃吐血

配了止疼药关节宝回家吃了两天,露露天天吐,吐出来的褐色水混着食物和便便一样臭。虽然那么臭,我还是捂着鼻子拿棉签在里面翻、拍照,看吐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好咨询医生。里面甚至夹杂着红色的血,吓死我。蔡医生说配的止痛药对胃伤害比较大,的确可能造成出血,让我们可以减少药剂量,食物泡软再吃。于是每天从3/4片减少到了1/2片,这么吃了几天,露露倒也精神,走路又不疼了,看起来活蹦乱跳的。

然而好景不长,吃止疼药好了4-5天后,又开始天天疼得咿咿叫,脚抖得比之前还严重,胃口也没了。每次露露爬起来,我都要托一下她屁股帮她才能站起来。上厕所半蹲直接打滑摔下去,再也不能没辅助自己走路了。

7月14日,恶化

露露腿像是回光返照好了几天,又一下子急转直下恶化,完全站不起来了。我刚买的狗狗背包还没到,露露也还没腿已经不能行走的自觉,下楼溜的时候摔倒了继续拖着后腿自己靠前肢在爬。

我爸合计着不折腾她来回跑,先去医院咨询了一下胡医生开刀的细节,由于年纪大只能左右股骨分两次开,否则怕她无法恢复,于是预约第二天马上开刀。我有点后悔10天前第一次看诊的时候没马上决定开刀,说不定当时果断点及时开刀不至于这样恶化,可事实上,也许还好没有开刀,露露的腿并不全是骨头造成的。

7月15日,周五,瘫痪,无法开刀,住院针灸

约的下午手术,我下午请了假和我爸一起带露露去医院。狗狗背包还是没到,带她去医院得是两个人的活,怕她自己拖着腿乱爬弄伤。检查、抽血,一切准备就绪,胡医生突然说等一下,先提着她走路看看确定是骨头问题吗,我想着拍片都明显是骨头增生啦,现在还恶化了,怎么还能不是这原因呢。然而胡医生毕竟经验丰富,手术前检查细心,没有让露露在临走前再白白多挨一刀。他看了走路姿势发现神经反射衰弱,看来不止股骨的问题,脊椎神经已经受压迫,这样的情况就算开刀治好了股骨,没有神经知觉也无法恢复行走,所以不能手术。

听到这个诊断,我心一凉。露露明明一周前还活蹦乱跳的,怎么一下子就说她神经反射都没了呢,这不就是瘫痪了吗。可回头一想,征兆其实都有,我自己是知道的,天天摸、天天抱露露,但凡碰到她后腰就疼得叫,背上脊椎也有几节是突出的。可能和人一样吧,腰椎突出压迫神经导致下半身瘫痪。虽然不愿意相信,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但是又似乎挺合理。胡医生建议我们试试针灸,看能不能恢复神经,必须恢复神经再考虑骨头的手术。

当天找了顾医生给我们针灸,露露很不习惯。隔壁的狗狗是针灸老手,插着针的时候时不时发出舒服的呼噜声。我想针灸应该是舒服的吧,我不希望露露疼,都说狗狗比人能忍好几倍,我看着露露疼得咿咿叫就想着她一定比表现出来的更疼,不忍心宝贝疙瘩受苦,我也只能相信针灸是舒服的。顾医生还顺便给眼部、鼻子一起灸,改善了一点点鼻子钙化和干眼症(的确有效果)。

乖宝宝针灸

由于要连续针灸一周的疗程,顾医生建议住院。我想买的狗狗背包、狗尿布也还没到货,露露不能走路的话在家方便挺困难,还要我爸来回抱去医院,我爸腰也不是很好,还是住院吧,这里有护工帮忙。

7月16日,周六,住院第二天,不吃不喝不拉

虽然住院着,我心里还是不踏实。露露的病情突然恶化、瘫痪,今后怎么办?本来以为今天会和以往的3次手术一样,送她上楼开完刀、担架抬着醒来的露露去住院部、住院几天,然后接她回来。她会对着我们叫、生气、怪我们把她丢在医院,没好吃又没好睡,然后我会抱着她安抚她,陪她一起睡沙发让她安心,等她恢复又是个神气的乖露露。可是这次似乎不一样,担心着这些一夜没睡好。

周六上午我爸带了露露最喜欢吃的蛋黄、酸奶,还有狗粮、鸡胸肉去医院看她,她只吃了蛋黄、酸奶,其他一概不吃。晚上住院部发vx来,大小便也没拉。

7月17日,周日,开始吊针5天,不住院了天天回家

早上和我爸一起带着蛋黄、酸奶、鸡肉去看她,我想不吃不喝总不行的呀。到了医院露露看到我们,以为我们是去接她回家,一阵乱动拖着不能走的后腿也要爬到门口回家。可她病还没好,针灸了3天神经完全没见好转,还不能回家的呀。我们坐在地上陪着她,安抚她,帮她擦眼屎,擦屁屁,一个小时后她终于静下来了,勉强肯吃点东西。

找胡医生商量,完全没起色,后续治疗怎么办。胡医生说要不再吊5天盐水吧,吊消炎和脊椎神经的药水,看看能不能有希望压下去,只要神经能恢复,他才会考虑开刀。

我和我爸说,我们还是天天回家吧,不住院了。住院着不吃不喝不拉,宝贝露露本来没病也要弄出病的。买的背包也到货了,可以天天背露露来回,没抱着那么累。

趁着白天吊盐水,要6个多小时,我们先抽空回家收拾了一下,地上铺好毯子、尿垫,去超市买尿布、湿纸巾,拿上狗狗外出背包,晚上把她背回家。背着的时候背带压到膀胱,尿了一路;2天没拉的屎可能是看到回家安心了,在路上也拉了出来,车后座上也沾到不少。不过没事,我们都不嫌脏,擦干净就又是香屁屁啦。

胖墩露露,打着留置针

露露还是老样子,住完院后回来对我们很生气。不过吊了盐水以后,回家胃口好了,有力气叫也证明精神好,我们全家还是很开心的。

我担心她再吐,她不能动还老是想爬起来拖着走,半个晚上几乎没睡,听到她在客厅喊就马上去看看怎么样了。

7月18日,周一

我妈昨晚忙里忙外弄啊擦车擦地板洗露露也很累,我还是请了假,和我爸一起早上8点半送露露去医院,让我妈白天在家休息。

我爸说中医针灸了几天没什么用,不如停了,反正现在也吊盐水了。我说钱什么的白丢也无所谓,针灸只要露露不觉得难受,就当按摩保健也好的,总归不会比不灸更差。

中午回来吃点东西,下午补个觉,晚上吃完饭再去接她回来,擦屁股擦屎尿。

虽然累,但总想着露露会好起来的吧,之前好几次我东摸摸西摸摸发现她生病,立即去看都治好了。我们露露上过3次手术台呢,每次都恢复得很好,这次也应该会吧?心里还是抱有希望,盼她经过针灸和吊盐水能恢复后腿知觉,然后治好回到往常无忧无虑对我们凶,在家做小霸王的样子。

今天是第二天吊盐水,仍然毫无起色。再看看后面3天。

7月19日,周二

我计划着每天早上早一点,在上班前和我爸送露露去医院,然后回家干活,下班再一起去接她回来。晚上我也基本不怎么睡,听到她咿咿叫就马上从床上爬起来出去看情况;我没法陪着一直睡在客厅,因为我怕冷,露露怕热,尤其以前她直接睡地板还来回换地,现在睡在毯子 尿布上也不能自己挪地,她更是热,加上脊椎恢复点知觉痛一直急喘,只能把空调开低点让她能睡得舒服些,我如果睡旁边就冷的不行。总之白天来回跑接送,晚上再陪个大半夜,我妈看我精神非常累,承担了和我爸接送露露的任务,让我早上可以多睡会,轻松一些。我爸呢晚上都是一觉睡到天亮,白天精神还是好的。3人互相错时分工。

然而到了周二晚上还是没迎来安心,这天半夜露露吐了两次。虽然这次吐没有血,也没有之前和便便一样的臭味,而是有点中药味(后来知道配合每天针灸在医院吃中药),但是这个药引起的反胃导致露露没了胃口,喂任何东西都不吃。

这是第三天吊盐水,还是没有任何好转,晚上还吐了,不吃东西。

7月20日,周三

又是相似的一天,爸妈早上送露露去医院,针灸 吊盐水,晚上接回来。

从上周五到今天,4个晚上我都几乎没睡,这天我实在熬不动了,早早睡了去,我妈陪的夜,她说露露晚上又吐了2次。脚还是没有好转。

7月21日,周四,彻底瘫痪了,无法治疗

今天是吊针的最后一天,还是没有任何好转。这样的情况肯定与手术无缘了。

胡医生说他昨天已经检查过,这情况,脊椎压迫应该挺严重的,大狗体重本来就大,经年累月造成的伤害不可逆,比喻人的话,就像90多岁了还要开刀脊椎,这种手术没人有把握,也没有人会愿意开的,完全没必要让狗狗白挨刀。说实在点,你们的狗年纪也到了,现在瘫痪了,没有办法治的,就回家养养吧。

老样子,配了一堆的止疼药、中药、神经药、维生素,4大袋。住院部的护工也很喜欢露露,她告诉我白天露露在医院喂完中药也吐了,让我们回去中药看情况先停一停。

我们全家经过这一周的盼望、等待、无果,也渐渐接受了露露瘫痪,再也不能站起来的事实。虽然大家都很难过,可是没人说丧气话,没事,站不起来就站不起来,还是我们全家都喜欢的乖露露,姐姐天天帮她擦屁屁,擦便便,翻身,端水到边上喝,还是一样喜欢她宠她。只要她神气,精神好,无所谓。希望这一堆药吃完能让她精神和胃口恢复正常。

7月22日,周五,针灸最后一天

吊针已经结束,胡医生说这情况其实针灸也没什么用了,可我想还是继续着吧,全当保健,奇迹也许盼不到,不过也不会更差。以后可以每周去1-2次针灸,上午针灸完,接她回家,下午我在家就陪着她。也还算好现在的工作可以wfh,露露瘫痪了以后我每天白天都能看着她,照顾她,随时响应她叫唤。本来在自己房间电脑桌办公,现在也搬到客厅坐地板上干活了。

可是情况又不太好了。昨天是最后一天吊盐水,今天停了后明显感觉到露露精神变差,白天和晚上一直疼得咿咿叫。之前吃中药导致胃口变差,我们已经停了中药,然而胃口还是不好,今天吃的少,止疼片对胃伤害大,空腹吃肯定出血,本想等她吃点主食再喂,可是不喂看她又一整天疼得咿咿叫,时不时要爬起来,爬起来以后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脊椎神经疼和止疼药伤胃,两害相权,晚上只能喂了止疼药。

7月23-25日,周末,发烧,拉稀,没胃口

脊椎的病情看完告一段落,这几天在家待着休息休息,人和狗都养养精神。从15日开始,人和狗基本天天医院来回跑1-2次,我爸和我轮流抱、接力抱,两个人天天晚上腰贴。我爸觉得背包勒到露露膀胱,起身的时候伤腰,后来还是坚持直接抱。

每次抱着屎尿漏一路,在邻居门口,楼道里,车上,医院楼梯里。是的露露伴随着下半身瘫痪,很快已经大小便失禁了。回家休养的这几个晚上,露露躺在地上随时在漏尿,垫着的尿垫几分钟就得一换,防止她屁股和毛浸到湿的地方。大便也无法控制,虽然她自己有知觉,拉的时候会叽叽的叫我们,可是便便已经无法自主控制,随时会漏一段出来,甚至放屁夹出来。

家里开着空调关着窗,屎尿味道散得慢,我和我妈也不嫌弃,每天两人一个抬屁股,一个端水洗屁屁,把我们家露露洗得香香。每次洗完我都会凑近来回闻闻,确定不臭了都洗干净才行。我妈说也就只有我对露露这样,还会去闻屁股。

就这么洗了3天,我们才发现不对劲。我妈说会不会是发烧了呀,一直拉稀还急喘,一量40.5,果然。我一直以为急喘、拉稀、肠胃不好是断了盐水针和回家吃那些药的副作用,没想到是发烧了。

7月26日,周二,又吊3天针

露露发烧急需就医,偏偏今天又是事多的一天。奶奶上周心梗住院,今天出院,要我爸去接。

老人出院,宝山这几天封路,新闻里也报道过出院车难叫,接是肯定要去接的。btw,这个时候真的体现出自己有车和没车的本质区别,那些开口闭口打车性价比高,我只能说事情经历得太少了。

家里只有一辆车,我爸思来想去,奶奶出院是中午,我们还是趁早上先送露露去医院看病,他再去接奶奶。

今天胡医生休息,吴院长出诊,看了露露的情况也表示不乐观,对于腿的病情提出了神经压迫可以做MRI看压迫情况考虑开刀。但今天我们是来看发烧、拉稀、没胃口的,先解决了这个,把露露身体养好再讨论腿有没有办法治疗。

吴医生验了个血,发现露露贫血,只有6.X,正常指标的一半多点。狗狗贫血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种类和血型基本配不到。坏消息一个接一个,我和我爸也没有头绪,只想说先把烧退了,等胃口好了正常吃东西,贫血应该会好的。吴医生看不懂胡医生病例上写的字,不知道之前治疗给的什么药,所以不敢随意开,只开了3天消炎盐水,今天先吊,让明天胡医生来了再看情况改。

这天我当然也是请假的,由于前两天晚上隔几分钟就要给露露换尿垫,擦大便,我仍然睡眠不足,外加我爸也要趁露露吊针的时候去接奶奶出院,我想我也回家休息一下吧,晚上才能精神好点继续陪夜。

等下午我们来接的时候,发现今天住的是个小笼子,露露的脚没知觉,反着被夹在笼子铁丝的缝里也没有人管,护工只是笼门一关完全没人在旁边看护,按铃了很久才来人,看得我心疼得快哭了。我想不行,还是得陪着吊针,再苦再累也要陪着,那边的护工没有人会和我们一样把露露当家人一样照料的。

小插曲,这天去接出门的时候,突然磅礴大雨,我想坏了,那么大雨露露怎么办,带个毯子给她路上盖着,我自己淋点不要紧,怕她淋湿。然而到了医院,雨就停了,包括后来回家路上再也没下过。隐隐之中觉得,我们露露运气还是很好的,很乖,不会给我们添很多麻烦。

7月27日,吊针,再加3天

早上爸妈决定去陪吊针,让我在家上班。带好被单,尿垫,湿纸巾,出发。

露露到医院皮得不行,在地上打滚挣扎着要回家,安抚了很久才平静下来肯乖乖吊针。

问了胡医生情况,MRI开刀脊椎是不是有可能性治好?胡医生说,他这人就真的很实在,实话实说,如果真的要手术治疗,做MRI,第一刀开脊椎神经,休息3个月第二刀开一侧股骨,休息3个月第三刀另侧股骨。且不说脊椎开刀风险高恢复率低(和人一样),年纪大上麻醉很可能醒不过来(还要3次),接下去大半年都得在手术康复中度过,只有增加她痛苦;不如在家好好陪陪,让她精神好好的过完。

他说的很有道理,不给缥缈的希望,也不是用难度高、费用高劝退,是的,我们也是想让露露不受苦,我想治好她也是想让她能继续活蹦乱跳的快乐生活。但到现在我也知道了,露露的脚是真的治不好了,一丝希望都没了。我们只能让她开开心心的,好好养着照顾。

昨天露露胃口不好不吃东西,嘴里长了溃疡,稍微要咬的东西都吐掉。我想到医院旁边有个兰州拉面馆,里面有切片的淡牛肉,让爸去买点看看露露吃不吃,结果肯吃的。看到她吃牛肉吃的香,比我自己吃还开心。

乖宝吃牛肉片

她肯吃不用咬的牛肉,我就马上盒马下单买了牛肉糜和牛肉饼。晚上吊完针回家,爸妈又做了牛肉糜拌饭喂她。胃口好是个好的开头,可是热度还是没消。

我们全家都盼着露露发烧拉稀治好,胃口变好精神变好就好,下半身瘫痪什么的无所谓了,在家天天伺候着乖宝宝,好好再过多点时间。

7月28日,吊针回来鼻血,急诊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去医院,第几次吊针了,露露变成了常客。

乖乖吊盐水

每天来回医院她在车上也习惯了,知道晚上就会回家,她一点都不会不安。虽然热度还没退,可是胃口回来了,早晚各一顿肉糜拌饭,看她吃的香比我们自己还香。

安心回家

我们3人吃着晚饭讨论着,露露胃口好,肯吃饭,各项指标应该就会变好,然后等药停了给露露继续吃维生素,鱼油,关节宝等保健,每天给她按摩按摩腿,托着她站个10分钟练练前肢力量,防止也退化,然后更多的尿垫已经买了还在路上,再给她买个防褥疮垫;水盆不用放厨房了,直接放在客厅毯子边上;怕喝过滤的自来水引起她肠胃问题,也给她换成瓶装纯净水了;空调晚上开24度,让她睡舒服点。虽然大家会累一点多花精力照顾她,可我们都开开心心的讨论着,期待着她恢复精神。

安逸祥和的气氛还没过去,在一旁的露露突然打喷嚏喷出了鼻血。一连打好几个,喷得地上、柜子上全是血,把我们都吓蒙了。赶紧电话胡医生联系现在去医院救治,胡医生已经下班了,光听描述左侧单边鼻血,大概率是鼻腔肿瘤破了,今天中班的医生正好是鼻腔镜的专家,可以带露露去看,但是鼻腔镜也要麻醉。总之他会和值班医生提前说明情况,我们立即去看了再说。

一路上忧心忡忡,露露又很争气的在车上没有再喷血。每次每次,都不会给我们添很多麻烦的乖宝宝,那么乖的露露……

到了医院,这位李医生虽然是鼻腔镜的专家,但是对露露年纪那么大的狗狗麻醉,他还是不敢做的,硬要做也建议等第二天白天,吴院长来麻醉。李医生说,如果做鼻腔镜确诊是肿瘤,年纪那么大的狗也不一定能手术开刀切除/化疗,基本也是吊针减小肿瘤保守治疗。那这再麻醉做鼻腔镜其实也没意义。李医生让我们先打止血针,第二天白天等吴院长,胡医生都在的时候,一起会诊给露露最佳的治疗条件和方案。

打完止血针,还是喷了医院一地血。露露最后还是努力的,争气的止住了鼻血。虽然一直有流血,露露会用力的擤进去,把血和血块咽下去,不流出来。

本来想好的照顾瘫痪露露静养几年的日子一瞬间也离我们远去了。大概率是肿瘤,她这年纪除了吊针没治疗手段,但是这个肿瘤已经破了,吊针缩小也没什么用了。我知道的,这一刻我知道露露已经没救了。这个鼻腔肿瘤破裂,治不好了,而且是要命的,可能很快。一边开车回家我一边哭,我只希望露露再多陪我一些时间,那么乖的露露,要是再对她更好一点就好了。

回家立即洗了澡洗掉身上的血,换了冬天的睡衣,看着躺在地上呼吸困难,不断抽气把血吸回去的露露,我想晚上我要陪着她,给她当枕头让她头抬高血少流点出来。她喝水也变得困难,边喝边发出抽气声。她一会要头抬高,一会要平睡,总之怎样舒服就让她怎样,帮她来回调整姿势。可能是温度低,加上正好有血块凝结堵住,一晚上没有再喷鼻血。我还是和往常每天一样,会亲亲她,看看舌头温度和湿度给她喂水。今天露露的舌头里全是血的味道,盖过了平时已经闻习惯的口水味。她为了血不流出来,拼命努力的一直吸回去。

我妈知道露露在家里最亲我,所以虽然看我累,但是也没有来换我,她知道只有我在,露露今晚才最舒服。最安心。陪到4点多我坚持不住,她才换着陪了一会。

7月29日,大出血,乖宝宝走了

早上8点半,我睡了3个小时,起来出发,全家一起送露露去医院。今天3位医生都在,会有一个结果。

一路上露露很乖,还是那么听话,不凶也不皮。以前每次坐车她最喜欢踩在我身上撑起身子,把头伸出窗外吹风。自从腿不好以后,再也不能撑起来看外面了。

到了医院,铺好床单、尿垫,放露露躺好准备开始吊针。我用手臂托着露露头,让她枕在上面,可以更舒服点。每个看到露露的人,没有一个不说我们好看的,一问已经13岁啦,脸黑白分明,毛又白又顺,一点泪痕都没有,看起来哪里像老狗啊。

乖宝宝最后还是很精神

露露还是一直在擤鼻子,吸进去的不止血,还可以看到有纤维状的物体。是的不需要鼻腔镜确诊了,是肿瘤。肿瘤破了,接着一直流血和纤维物。昨晚李医生有提到,他看过的萨摩十多只有鼻腔肿瘤,奇怪的是大多都在左边,八九不离十。

爸去门诊部喊来了胡医生,稍微检查了一下,直接宣布了结果:建议现在就安乐死。他们3位医生已经会诊过了,没有治好的可能。刚刚检查确实有肿瘤纤维物,鼻腔肿瘤90%是恶性,这样的情况他们医生看的多了,接下去就是大出血,你们在家里无法处理大出血的,她现在又贫血,已经没办法了。大狗12-3年是极限,后面脏器也会一个接一个衰竭而亡,越来越痛苦,不如现在就下个决心吧。

我知道胡医生说的都是事实,他一直是很实在的人,这也许是最好的办法,可我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这一切太快了太突然了,7月初露露腿抖,月中瘫痪,当中一直靠去医院吊针吃止疼药续着,一停就肉眼可见的痛。可是我们刚刚做好准备在家继续照顾瘫痪的露露几年,昨天傍晚打喷嚏喷鼻血到今天早上只不过半天,就已经非得安乐死了?不,我真的接受不了。你看,明明露露看起来还好好的是不是?还很有精神的样子。明明昨天胃口也好了,肉也肯吃了,看起来在慢慢转好了呀!我不愿意,我沉默了很久,我和胡医生说我们先吊盐水,再考虑考虑吧。

打了4针,可能是退烧、止血什么的,我也没有勇气细问了,然后开始吊盐水。医生的话回响在我脑中,道理我都懂,他说的也都是事实。可是看着吊了些盐水又恢复点精神的露露,我真的不想放弃。哪怕有一线希望呢?她会不会血止住还能变回本来的凶露露?可是瘤破了,真的没办法救了,不如让她舒服一点走吧?但我还是舍不得,谁会舍得露露呢?我和我妈看着露露泣不成声,我爸也难过的抹起了眼泪。露露是全家的宝贝疙瘩,全家都宠着,爸爸天天早晚来回抱她跑2次医院,妈妈天天晚上陪她,帮她洗满是屎尿的屁股,毫无怨言。谁会舍得露露呢?

我和我爸说,你去面馆,还是买点牛肉来给露露吃吧,她擤了一晚上血,早上早饭也不高兴吃。爸买完牛肉推门进来,露露两眼放光直盯着看。养了那么多年的宝贝,她的脸上表情一看我们就知道,这个就是想吃的脸呀!爸爸开心的喂着露露,看着她能吃得下东西,真的比我们自己吃还开心。我想着,这会是露露最后一顿吃得香的肉了吗?就算晚上吊好盐水带回去,离了盐水和药,胃口不一定能好,而破掉的肿瘤,是真的很快会要了她命的。

我犹豫不决着,我真的舍不得,如果露露看起来很痛苦,精神萎靡,我想我可以下定决心。可是吊了2小时盐水,状况比早上有了起色。口中的纤维物也没有了,血也止住了,我用手指指爸爸,她会和平时一样对着爸爸凶几声,一瞬间又是那个家里的小霸王了。妈妈说,会不会是肿瘤的纤维物流光了,里面干净了没东西了,血也止住了,我们露露可以回家了?这一席话像是我最后的稻草,是的,肿瘤会不会流光了干净了,露露血已经止住没事了?什么大出血,什么衰竭,不会发生在露露身上,我们露露是乖宝宝,止好血不再呼吸困难,我们就回家。回家她就安心了,我们3人白天晚上轮流照顾她,到不行了再来;可能撑不到很久,至少明天,至少到明天,明天我们再来,今天把乖宝宝带回家!

中午妈妈去隔壁买蛋糕,我和我爸商量好,今天吊完针就带她回家。我们3人吃了几口蛋糕,给露露也吃了几口,把胡医生叫来,和他说我们想今天回家,不想今天就结束,她这情况有可能多活点时间吗?胡医生说今天止住血,但是后面老了脏器衰竭,到时候更痛苦的,不过你们想带回去照顾也没问题,没事的话回去多待个10天半个月是可以的。

谢过胡医生,不到2分钟,一回头突然发现露露左边鼻子开始流血了。一开始只是半个小拇指粗长的血块,我马上拿纸巾擦掉,心想没事没事,就一点点,应该不要紧……然而这大概是堵住伤口的那个血块吧,随着这个血块,血渐渐开始多了起来,从一滴两滴,鲜红色的,变成了连续不断的水流,随后像洪水决了堤般汹涌流出,当中夹杂着血块,掉在尿垫上,桌上,地上,啪塔啪塔啪塔。白色的尿垫吸水力跟不上露露源源不断的血,在尿垫上积起了大大的血水池,随着更换接血的尿垫流到我的手上,桌上,地上。我的泪水也止不住了,爸爸马上去喊回了胡医生,然而血无法停止,只有更多,更多的鲜红色,一大片一大片的。露露在不断挣扎,她被血块堵着呼吸困难,又痒又打喷嚏,喷出更多的血滴和血块。旁边的护工也过来帮忙铺尿垫接血,但是没有用,我知道,露露不行了。我的乖露露不行了。她不能跟我们回家了。

胡医生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狠狠心下个决定吧!看着眼前不断流血,呼吸困难,嘴边全被染红,半边脸的白色毛上挂满红色血滴的露露,我的眼睛早已模糊,哭得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同意。让她去吧,趁现在还没太多痛苦,放手让她走吧。不一会护工们带着针进来,沿着置留针慢慢的推进去,推了1/3露露便没有了挣扎,静静的躺着。他们说,很快的,5分钟最多了。露露已经没了。她眼睛半眯着,身上仍然软绵绵热乎乎的,像睡着了一样乖,我忍不住亲她,嘴唇上传来的都是血腥味。我帮她把半眯着的眼睛擦干净了眼屎,妈妈顺着她眉骨抚摸,帮她慢慢闭上了眼睛。真的像只是睡着了一样,和平时睡着一样的表情,只有苍白毫无血色的牙龈提醒着我,不一样,不是睡着,露露没有了。

护工请我让开一下,他听完心跳,确定结束了。我抱着露露哭了很久,我的宝贝就这样没有了,早上来医院的时候我没有想过今天会无法带她一起回家。

妈妈说,露露非常乖,知道我们犹豫不决,替我们下决心。如果拖到回家大出血,我们没办法处理,再带她过来打针一路上她也受苦。她很爱干净的,她不要我们这样,所以她在医院帮我们,走的干净清爽一点。

我们帮她把脸上嘴上的血都擦干净,还有打完针漏出来的屎尿,统统擦干净。露露看上去和平时一样整洁。至少露露走的很快,很干净,走在她还没太多痛苦前。只是真的太快了,太舍不得了。我抱着露露亲了又亲,她身体还是热热的,前肢已经没了温度,无法再弯曲。我抱着露露亲着,平时想亲她她嘴要翘到天上去躲开,不给我亲,现在就这样的乖乖的让我亲了又亲。可是我们的宝贝已经走了,没有了。

希望她这一辈子狗生在我家足够开心快乐。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