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吃点,身体好(确信)

“哒,哒,哒。”是鞋跟敲击地砖的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猎人轻松惬意地接近了她的猎物。月光透过狭小的高窗撒下,在空旷的地牢中回荡,在猎物的眼中闪烁。

“你,你尽可拷问,但你绝不可能从我口中得知半点消息。”哪怕双手皆被束缚,羊仍旧坚定地反抗着。她早有打算,即使葬身于此……

“哦?拷问?”来者微微挑眉,像……不,那就是一头戏谑的狼,“我想你大概误会了什么……”

狼轻轻挑起羊的下巴,后者虽想躲避,但碍于双手被束缚,只好偏过头去。

狼也不恼怒,只是饶有兴趣地看着眼前这身着一袭白裙的猎物:“我今日突发奇想,吃了一顿你们的食物……”她低笑着摇了摇头,仿佛在回味,“怎么说呢,实在是……难以下咽。这么劣质的食物,竟然能让你长出这么硬的骨头?”

她笑着,缓缓俯下身去,贴在羊的耳边轻声道:

“那你的血肉,又是什么味道?”

“呜……啊!”羊的眼中终于因恐惧而流出了泪水,她挣扎着想离狼远一些,但毕竟是入套的猎物,如何能逃得出猎人的手掌心?

狼眼神微微一暗,站起身来,狠狠地用军靴踹了一脚。

“砰!”羊向后飞去,拍在了墙上,浑身一阵疼痛。被束缚住双手后,她甚至不能稍微保护到一下自己。

“你似乎误会了什么。”狼冷漠地走上前去,再次俯下身。

“你不会,还以为你有反抗的能力吧?”

羊的眼神因恐惧而收缩,她从未感受到死亡离自己如此之近。

“我,我知道你们的残暴……我早就有觉悟了,哪怕,哪怕你杀了我,撕碎我,吃掉我,我也不会……”

“你好像还是没有明白啊。”狼粗暴地打断了羊的自语,伸出手用力地把她按在墙上,手轻轻一扯。

“刺啦——”

白色的连衣裙应声裂开了一片。

“……诶……?”羊呆呆地望着狼,后者却并没有正眼看她,而是欣赏着她的肩膀。

【要开始了吗?我见过的,用尖牙撕开我的皮肤,饮我的血,咬我的肉,嚼我的骨。】

“确实漂亮。”狼赞许地夸奖了一句,然后低下头去,尖锐的牙齿毫不费力地突破了障碍,鲜血汩汩地涌入狼的口腔,奇妙的香味萦绕在她的舌尖。

实在是——鲜美至极。狼在心中评价道。

她贪婪地汲取着,这鲜血犹如琼浆一般使她沉醉。就像是在草原上找到了一朵娇艳的花,她更愿意将之揉碎,然后在指尖欣赏残存的花香。她的舌头不断在伤口舔舐着,每一下都会有甜蜜的馨香涌出。

而随着血液被汲取,羊的视线也逐渐模糊,她已经连恐惧都力气都没有了,只能靠在这个刚才还令她无比恐惧的猎人身上任她采撷。

狼适时地停下了索求。

果然,一顿毫无肉香的素餐更能凸显出这顿夜宵的美味。她轻轻横抱起早已瘫软的羊,向地牢外走去。

【如果把你拆分入肚吞噬殆尽……会是怎样的美味呢?】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