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花源里的人》

陶渊明先生是东晋南北朝的一位文人,《桃花源记》应是伊诗文里最为诸公所熟知的故事了。

传说武陵有渔夫迷了路,溯溪而行(也有历史学家们经过考据,认为就是枝江)找到了桃源村,窥探到里面已是理想的大同社会,人人讲道德礼仪,渔夫其人也受了不少恩惠。交谈中得知,桃源人是为了避祸不得已躲进来的,深耕数载后倒也是“怡然自乐”。

然而,我们便不得不发问:桃源真的美好如斯么?——有位学者Malthus就说,人数是增长的而土地却是有限的,平均下来总是要掉陷阱的。倘使人在桃源村里过个两三代,小村落该是如何挤?鸡豚稻谷又养得活村民么?彼时外边的世界尚且常有吃“两脚羊”的习俗,况乎桃源村这里哉?

可人们又不敢出走——暴露了桃源村,莫说外来侵入罢(君不见太守一听说此事,就遣人去寻么?),村民们就先要对你树起颇大的敌意。我想,里面的人自然是不识蛋挞为何物而只知蜗牛蜈蚣这类乡里玩物,总要靠些野蛮的行径维生了,就比如吃碳烤人肉——既能图图维持人数又可以果腹,确是一条妙计!

但桃源村人还有着“文明”的思想。此处之“文明”,可不是那些乱法而野蛮的什么自立、民生。倘要把这些讲给老爷大爹们听,伊准是要先捂着鼻子听,再徐徐地说:“咳…这也太野蛮了。你是想毁了这个温暖的家么?没有家,你还算的了甚么!”

“文明”二字,要会讲信修睦。遭了不公,便熟练用一些技巧,免去无谓的消耗和争端,好让太平日子长一些。桃源人们的开朗和睦,足以博得一众大儒的赞叹:文明呵,纯良呵…

野蛮之行径配上“文明”之思想,终归只能做被豢养起来的家禽走兽。桃花源里的人,和那些每日相闻着的鸡犬一样,也渐渐自乐起来了。

如今枝江里的贝极星,不正被赶着往桃源村里去么?

开3的日子里,贝极星自然是好的鹰犬;稍有甚么不称意,能帮忙鞭策一下阿草也是好的。但大日将临,贝极星若是还要拿些老黄历重提旧事,把喜气给冲淡了,那就只能请君入桃源了。

“我们贝极星本就是工作了多年的成熟人士,实在不愿与人交恶。做个就看直播陪伴贝拉的桃源中人罢,我带头。”一位不知从何而来的先生总能在沸沸扬扬的贝极星中发出这般客观的言论,使原本热闹的讨论冷静几分。

对于那些不依不饶、总想讨得点说法的贝极星呢?要么就是安抚——企划是公平的,羊驼的赏赐总会落到每个人头上——要么就是打出去,破坏桃源安宁的人断不可久留。

桃源中的贝极星,起初虽然口上缄默着,腹诽还是会有的:“为什么他人有舰队和预热,独独轮不着我们?”自然学家们提出的法则是十足有效的。久之,受着桃源的熏染,那些天生有着慧根或是性格和顺的贝极星,明白那位客观人士说得不无道理了,也居留下来学会“文明”。

是的,比起外面没直播看、没舰队玩的人,桃源村实在是幸福得多!受些委屈算得上甚么呢?这都是必要的牺牲,所谓“契约精神”嘛。

来桃源村的渔夫们变多了。每一位来的客人时常询问:“贝拉是队长,你们怎么却落到这步田地呢?”

桃源村民总能熟练地给出“文明”的答案:“为了温暖大家庭,命该如此嘛。况且拉姐是有才华的,我们也还有直播看,不像那些…”

嗟乎,桃花源里的人早已溺死在种种“况且”中了罢!这一句句“况且”听来是何等熟练:生活固然有所不幸,但还有一口热饭能吃呢!况且我是本科毕业,是块好材料…工作是劳苦的,但已经有立足之所了。况且我有子女在,能享受些天伦之乐…老板的嘴脸丑陋的,但他也发了薪酬嘛,况且还有些好福利是别处没有的…

那么,桃花源的大棒打到挥棒人自己头上时,又当如何?那自然是要抵抗的。虽然大多时候也不好使,毕竟人终究是打不过大棒本身的,但懂得抗争总能得点好处。

为何此时这些大人们又野蛮起来了呢?桃源村里的“文明”人并没想过这些事。

被夺去在桃花源苟活的资格逐出枝江的贝极星也许想问,可谁听得到伊的呐喊呢?谁又能甘做其传声筒,而成为破坏安宁的罪人呢?

不论如何,挥棒人得了好处都会向村里邀功:“看呵,外面是多么的不平静,全是假借我的实力才让你们受到佑护。也请诸君今后多考虑考虑,少些抱怨罢,不要效法…”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