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爷爷

我叫小小,今年七岁了,是一只猫。

我很喜欢爷爷的笑声,像是带有淡淡烟草味的橡树果子一般,坠落在铺满潮湿落叶的泥土上,沉闷缓慢地滚动三下,他“呵呵呵”地笑着看着我,用温暖粗糙的大手轻柔地拂过我的头顶和耳朵,不像姐姐,姐姐纤细白嫩的手总是突然像狂风一般猛地掠过我全身,力道忽强忽弱,永远无法预测。

爷爷唤我名字的时候总是刻意提高音调,为了让自己的声音显得更温柔更悦耳一些,“小小~”,然后每次都会沙哑破音,滑稽有趣的老烟嗓配着他皱巴巴的脸,还眯着眼睛,大概是很喜欢我的意思叭,于是我每次也会循着他的声音看过去,礼貌地回他一个眯眯眼(猫咪眯起眼看人或眨眼睛,代表“我喜欢你”哦~)。

爷爷总是在咳嗽,根据我身为猫咪的专业素养,我检测到爷爷的心跳和呼吸声跟我见过的大多数人都不一样[1],我能感觉到它们不太好,所以我觉得爷爷需要我的保护和陪伴。在偷听姐姐和妈妈爸爸的聊天内容时,我知道爷爷年轻时的遭遇和抽烟的习惯,这些可能是有关系的(我知道人类抽烟这事儿,这要讲回到妈妈曾经把我托付给亲戚照顾十几天的经历,所以我太明白“烟”是多么讨厌可怕的东西了)。

我发现,只要我陪在爷爷身边,爷爷就会感觉好一点,尤其是晚上,爷爷会难受着醒来,然后难以入睡,但一看到我,摸摸我的脑袋,似乎就会好受一点。

我好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爷爷了,但经常听姐姐和妈妈提起爷爷,什么“爷爷走了,去哪儿了。”,我没听懂她们说爷爷到底去哪儿了,但偶尔会突然想起来爷爷的声音,家里那个被叫做“电视”的东西,姐姐和爸爸妈妈手里每天拿着的被叫做“手机“的东西,这些东西有时候会传出来一些跟爷爷相似的声音,我知道那不是爷爷,我的听力专业水准可远超他们两脚兽的想象(话外题骄傲一秒),但这时候我便会停下脚步,仔细听听那些和爷爷相似声音,只是我听不到他们的呼吸声和心跳声。

真的很好奇,在见不到这些两脚兽的时候,他们都去了哪里,去做了什么,他们经常消失在那个被称作“门”的东西后面,然后再次从这个“门”后面回来。姐姐和妈妈爸爸消失在“门”后面,大概过一段时间很快就会回来;有的人走进“门”后面,会很久很久才能回来;上次换我和姐姐,妈妈和爸爸我们四个,爷爷看着我们走进了“门”里,我便再没有见过他了。

有时候我想跟着姐姐和妈妈爸爸到“门”的后面看看,看看会不会再见到爷爷和那些人,可他们却总在说:“小小要跟着去上班呀?小小要跟着去散步呀?小小也想逛街呀?小小又想出来打滚儿沾沾土呀?”

“唉……”我叹了口气,果然他们还是不够懂我啊。

我只是想再听听看,爷爷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有没有变好点。

[1] 此处暗指爷爷生前患有肺源性心脏病,还未严重恶化之前是可以接触带毛的小小的,那年冬季爷爷奶奶家室温不高,小小基本不会掉毛,而且很干净,所以当时并没有影响爷爷的身体健康。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0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猫狗饲养员的头像-宠物乐园

昵称

取消
昵称表情代码图片